异世战国无双

分类:仙侠 最新章节: 第三章 身入匪寨 更新:2020-09-16 00:20:29

作者:稻梁谋士
编辑:山川湖海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异世战国无双情节预览

  另一边,一匹全身雪白,四蹄乌黑的骏马奔驰在马道上。马上坐着一男一女,却是那女子在驾着马,而男子则抱着马脖子。女子心中暗自祈祷:“但愿上天能让我和籍哥逃过这次危难,哪怕今后我常伴青灯礼佛也在所不惜。”可是天不如人意,在她的前面一下就出现了五个黑衣人,五位黑衣人手持三尺剑横在马道上。女子轻咬嘴唇,勒住了白马,随后翻身下马说道:“你们为何如此相迫!”其中一位黑衣人尖声笑道:“哈哈哈,项珂小姐,只要你愿意当我们的寨主的压寨夫人,小的们那时候服侍您老人家还来不及,怎么会拦着您老人家呢。”“放…放…屁!我是项家的大小姐,怎么会做你们这些强人的压寨夫人。我父亲在申国地位高贵,识相的话,就快快放我离开,不然我定要我父亲调集千军万马把你们黑山寨踏平!”“哈哈哈……”五个黑衣人相视大笑,那个尖声尖气的黑衣人又说话了:“项小姐,只要我们把你带到寨里和寨主成亲,到时候生一个大胖小子,这老丈人或许会看在孙子的份上提拔我等还说不定呢。”“你,你们这些无赖。”“夫人教训得是,我们本不是什么好鸟。”其余四个黑衣人又开始大笑,仿佛在看相声般。项珂强忍住眼里的泪水,从小到大她都没被任何人如此欺辱过,现如今遭此大难,她心中不禁悔恨交加。恨只恨自己当初不该任性,强逼着表哥项籍跑出来游玩,不仅让自己受到羞辱,还让表哥危在旦夕。想到这里,项珂便想自我了断,可是又想到马背上的表哥,她心中顿时如刀割般痛苦。

  “大侠,饶命啊,小人,小人是瞎了双眼,不知道大侠您武功盖世,还有这个神马大人,饶小的一命吧。”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心中懊悔万分,自己在江湖上摸爬打滚十余年,没想到晚节不保,竟然栽在这个小妮子手上,现在但求保命,但是这个耻辱是非报不可的!“怎么样,小黑,我挑断他们的手筋脚筋,再饶了他们吧。”四个黑衣人大怒,你身为黄花闺女,怎能用心这么恶毒。“不行!”白马怒道:“这些人不知道伤天害理的事情做了多少,又羞辱了你,一个都不能留!”项珂转头给四个黑衣人一个灿烂的微笑,但是在他们四人看起来却像是牛头马面的召唤。“对不起了,各位,你们的这位神马大人小白可是嫉恶如仇的啊。”项珂一手一剑,将五个人分别刺死。四个人的惨叫让马背上的项籍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项珂看在眼里却默不作声,翻身上马向家的方向驰去。

  “苦索,呐呐巴西列!”一名面目清秀的少年望着天竖起了自己的中指。“我涂海曙竟然也有穿越了,穿越就穿越,竟然要我全身红果果的穿越,要是碰到了什么白富美,女神。要我情何以堪啊!”少年手舞足蹈地发完一顿牢骚后就默默的坐下来,不停地在地上画圈圈。如果这偏僻的林子有人的话一定会惊讶的,郁郁葱葱的森林中,一个全身赤裸的美貌少年正躺在地上,还对着天空做着各种淫秽动作。“幸亏现在是夏天啊。”他嘟囔道:“唔,如果冬天的话下半身会着凉的。”他伸手在脖子上抓了抓。“烦死了,树林里的蚊子好多啊。”他随手将一只小拇指大的蚊子抓在手中。“额,是谁把你喂得这么肥的,是愚蠢的人类吗。真TMD恶心,去死吧,司马南。”话说完。他便把这个蚊子抓成了一滩血,还甩了甩手。没过多久,他站起来对自己说道:“什么都想不清楚,不想了,出去先偷一件衣服来。”他突然之间变得气势满满,然后他又坐下了:“会被当成变态抓住的吧。”看来这个少年还拥有残存的理智。

  “呐,掌柜的,嘿嘿,这十刀是给你的饭钱,不用找了。”涂海曙抽了张十刀的交子丢给了那个钱掌柜。“谢谢这位爷,谢谢堂主老爷。”钱大宝跪在地上磕头不已,显然是高压下的恩惠更显得弥足珍贵。

  “怎么回事,明明在很近的地方听到声音,怎么跑了这么久才到目的地。”红果果的涂海曙跑到了案发现场,他在跑的过程中把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都听到了。在刚才那个叫项珂的少女斩杀五个黑衣人的时候,他虽然知道这五个人该死,也不禁全身哆嗦。“这个女孩纸真是个可怕的角色,如此心狠手辣的人物,真的是名门小姐么?”但是还好,那个叫项珂的女子给自己留了衣服,虽然漆黑黑的,但还是比红果果的出去好。少年找了件血少的,称身的黑衣穿好了,再捡了把合适自己的剑。“嗯哼,现在我算是融入这个世界了吧。”涂海曙心中想道:“但黑衣穿着还是别扭,到人烟多的地方再另想办法吧。”

  “我本良民,何必呢,何苦呢?”涂海曙叹息道。在座的人无不腹诽:“你丫要是良民,世上就没有恶人了,吃霸王餐还打人,只逼得上这县城里的县太爷了。”“怎么回事,这里是怎么回事啊,谁人在这里闹事?”从客栈门口进来了几位衙役。“官爷,官爷,是他,就是这小子。他在我店子里面吃霸王餐,还打人。”钱大宝刚才一直吓瘫在地上,双脚好像没有支撑他站起来的力量。现在他看见了这几位衙役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连忙抱着衙役的大腿哭喊。涂海曙心中暗暗叫苦,你说这私斗吧没什么都好,要是和官府扯上联系,我这个无业游民还不得在衙门的牢底受几个月的苦。

  “得得得……”远处山道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涂海曙听到后心脏加快了跳动。“有人来吗?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也许我可以向他借一件衣服,他会答应吗?”没等自己想完,他的身体已经朝着马蹄声的方向狂奔过去,不管怎么说,机会稍纵即逝,即使只找到一条道路也是好的。少年狂奔中已经顾不上自己玉体不着丝缕了。

  “哼,黑风寨的人好大胆,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在城里出现,小白果然担心得有道理,这斩马镇位于黑风寨附近,却年年不报匪患,定是和这黑风寨有勾连。”项珂坐在客栈尽头的一排里面,慢慢嗑着瓜子。“表妹,这个人敢单枪匹马的来找我们,恐怕不是等闲之辈啊。我们,我们还快走吧。”坐在项珂旁边的正是她的表哥项籍,不过此时的项籍显然恢复了一些,但还是面色苍白。项珂听到表哥一番话,脸上闪过一丝不快,说道:“表哥,你也不想想,人家干单枪匹马的找上门来,肯定有了万全之策,我们想跑还跑得掉么?再说,你看那小屁孩十七八岁的,就算从娘胎里练武也不可能怎么厉害,就这样跑了,不给他点教训,岂不是削了我项家的威风。”项籍带着表妹出来本想讨她欢心,没想到这一路上发生这么多事情,反而让亲近的表妹对他颇有嫌隙,但是身处险境他也不想想那么多了。“表妹说的是,那现在怎么办?”“静观其变,敌不动,我不动。”项籍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而此刻涂海曙还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已经有美女盯上了他,正在自顾自的啃牛肉和花生。“嗯,这里味道真不错,好吃得差点连舌头都吞掉了。”“小二再来碗白饭。”“好嘞,这位爷。”肚子饿扁了的涂海曙熊食鲸吞,没三两下便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小二,结账。”“好嘞,这位爷,一共是贝币四十五枚。”“贝币,不是先秦的货币么?”涂海曙一怔,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纸钞,“呐,给你。”“不要戏弄我了,客官,您得给贝币付账,要么交子也行。”“煞笔,瞧清楚了,这上面的人头就不止这一餐的钱数。再说了,你看看,这么精美的画质,你就当是名画吧,不用找了。”“钱掌柜的,这位客人,他…他…”“怎么了,王木。”此时一个五短身材,腰大如桶的中年大叔走过来。钱大宝想着,本来在这么忙的时候,这个王木还在一个客人这里磨磨蹭蹭的,手脚连不利落,正准备训斥他一顿的,结果先引入眼帘的是几张半个巴掌大小的破纸。他问道“怎么回事?钱大宝瞟了涂海曙一眼,发现他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吹口哨。”“钱掌柜的,这位客官在我们这儿吃了东西,说用几张名画来抵钱。”“名画,这个?”钱大宝一把把几张绿色的钞票抓过去仔细瞧了瞧。:“纸质的确看不出来,不过现在的名家国手,谁会画这么个奇怪发型的人的半身,也不会画在这么小的一张纸上,我说这位客官,你最好还是付现金,本店可不是当铺。”涂海曙恍然大悟,用左手锤了一下右手说道“是啊,早知道先去当铺把这几张人民币当了,没关系,没关系,吃一堑长一智。”“那么这位客官,你到底有没有刀币或者交子呢?”钱大宝自想是白手起家,混迹这斩马镇多年,什么人没看见过,这客栈经历的风浪还少,要是今天收拾不了你这个吃霸王餐的家伙,那我还怎么在这斩马镇混饭吃。“没有。”涂海曙直截了当的说。“你!”钱大宝大手往桌上一拍,骂道:“娘希匹的,你这小杂种,越狗子,莫不是没人养的野狗,连吃饭要钱的道理都不懂吗。来人,给我打!”客栈里面顿时出来了五个杂工装扮的人,各人均捋了捋袖子,露出手臂上的肌肉。“尼玛逼的,操蛋。”涂海曙怒喝道。想从初中以来,连他父母都没骂过他了,唯一嘲笑过他的人也被他一个过肩摔摔倒在地上,现在受了辱骂怎能忍住。但是他没想到他一声怒喝,离他最近的钱大宝和王木马上吓得瘫倒在地上。“打…打…打他。”钱大宝说完马上连滚带爬地离开涂海曙附近。涂海曙一声冷哼,笑道:“色厉内荏的家伙。”旁边五个伙计开始被涂海曙镇住了,但是仗着人多势众,想一拥而上将他制服,于是都伸手慢步向前,准备抓住涂海曙一顿暴打。涂海曙终于开始慌张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他们人太多了,真卑鄙,有种单挑啊。当然这种话是不能出口的,反而让他们更有胆量。涂海曙坐在板凳上,紧握着拳头,死盯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突然他率先发难了,走在最前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一条板凳已经将他打晕了。之后涂海曙想出其不意,先干翻两三个人,没想到自己刚想着回事,拳头已经正中第二个人的眉心。涂海曙只觉得自己出拳如风,想到:“不会是穿越时带来的异变吧。”不过他很享受这种能力,他先一拳出去打倒一个人,再换成掌反手扇了另一个人一个耳光,却没想到那个人连他一个耳光都受不了昏死了过去。随即他给旁边一个人一记下勾拳打中那人肚子,只打得那个人把胆汁吐了出来。而被他打飞的人把旁边的桌子和凳子全部压烂。涂海曙扬起了头,对着最后一个人无比牛逼哄哄地说道:“是我亲自动手,还是你滚出去。”那个人脸上吓得全无血色,转身就逃。“慢着,我说是——滚。”涂海曙一字一顿地说,还特意把最后一个字音调拖长,更显得他的嚣张气质。“是。”那个伙计连忙趴倒在地,一滚一滚地滚到了后堂,虽然滚得很滑稽,但是在场的人都不敢笑,生怕惹到这位恶霸。

  “哦,你,你这小毛……”当头的衙役还没说完话,看到涂海曙的衣服他立马被吓住了。他首先一脚把客栈掌柜踢开,表示这人和他没什么关系,然后和颜悦色地向涂海曙说道:“这位爷,您吃好休息好,这里的掌柜不懂您的尊贵,希望您多多包涵。”在座的各人不约而同心中一怔,怎么这个衙役看见这个小子竟然如此恭敬。“我有什么尊贵的。”涂海曙更是心里摸不着头脑了,刚才他还在为碰见衙役而烦恼。那衙役还以为涂海曙说的是反话,连忙堆笑说:“堂主老爷,您年轻有为,小的很是佩服,小的对您敬仰之情那是无以复加,您看,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请笑纳。”说着,衙役从口袋里面拿出几张纸出来,“来,你们也各自把身上的孝敬这位爷”衙役回头对其他衙役说道,其他衙役没说什么立即从怀里掏出几张纸笑嘻嘻地递给了涂海曙。“十刀、十刀、二十刀、五十刀,一百刀。这些是什么意思,你要砍我一百刀么?”涂海曙看着这些纸问道。“哈哈,堂主老爷真爱说笑,这是钱是给您花差花差的,小人们的微薄心意请您笑纳。”衙役搓了搓手笑道。涂海曙望着这些钱笑逐颜开说道:“原来这真是货币计量单位,喔嚯喔嚯,那你砍我几百刀几千刀都没问题。”衙役心中暗暗叫苦,想到:“还给你几百刀,你黑风寨每月分给我这些衙役的花差就只有一百刀,你这是要我命啊。”但是嘴上还是堆笑道:“这位爷真幽默,您的身价怎么看得中小人们的几千刀啊。”“嗯,好啦好啦,既然你们给了我钱,我很开心啦。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衙役急忙说道“没有了,没有了,堂主老爷吃好,小人告退。”“好,你们走吧。”这几个衙役如逢大赦,立刻脚底抹油走掉,生怕这位爷要他们砍他几千刀,那他们就真的吃不消了。

  “咕…咕…咕”“现在肚子好饿啊,赶紧到饭店吃顿饭吧。”但现实告诉涂海曙自己已经饿了。

  这些黑衣人看到项珂迟迟不表态,心中耐心全无。五人全部拔剑向前,项珂见此也拔出了自己手中的宝剑,只见从剑鞘中拔出反射着青光的宝剑,举手投足间威慑着五个黑衣人。“好剑!”其中一个人叫好道。“剑是好剑,不知道使剑的人怎么样!”话说完。五个黑衣人分别提剑从不同角度攻向项珂、“是好汉的便一对一的单挑,五个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传出去还有脸在世上混么!”项珂娇声喝道。五个人俱心意一荡,当下暗想:“这个女人真他妈娇艳,身材脸蛋俱佳。难怪寨主千方百计地想得到了。”随即五人正心使剑。项珂不愧还是名门之后,剑招环绕周身不露半点破绽。而五个黑衣人剑招虽然十分猛辣,但是击向项珂时便如石沉大海。就这样激斗了一会儿,其中一个黑衣人骂道:“真他妈邪门了,这数来数去就是三招,咱兄弟五个硬是破不了!兄弟们暂且停下!”五个黑衣人同时退出战斗,而项珂眼见一人下盘露出破绽,随即一剑把那人膝盖一下的腿削去。被削去小腿的黑衣人惨叫不已,其余四人当下大惊。同时望向项珂,眼神中透着愤恨。“哼,几条小杂鱼,便想要擒住本小姐,未免太不给我申国项家面子了吧。”项珂一扫刚才的矜持胆小之色,嘴角缀着坏笑。此时四人才知道刚才项珂装作楚楚可怜之态,不过是为了麻痹五人。

  涂海曙和项珂和项籍出了门口,项珂笑吟吟地对着涂海曙笑道:“来,和我一起坐马。”“那这个男的怎么办。”“你担心什么,他受了伤还能跑么?你啊,只管看好我就行了。”“诶呀,这个男的本来不愿意来,所以被老鸨给打了么,这个妹子就是老鸨么,应该不是的,哪有这么年轻漂亮的老鸨,诶诶,不能以貌取人,或许是家族企业也说不定了。”不过项珂这一番话还是直说得涂海曙情迷意荡,“嗯嗯。”涂海曙胡乱地应着。“来坐吧”项珂吹了声口哨,涂海曙刚想吐槽道:“我又不是畜生,吹口哨喊我上马么?”而话还没出口,涂海曙只觉得脑袋天旋地转,一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慢着,堂主老爷,您还忘了件事。”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到涂海曙耳朵里,涂海曙回头一看,那人黑发如丝细腻,朱唇白齿,柳眉狐目,尤其是身材窈窕好不诱人。饶是涂海曙这个精研岛国爱情动作片的男淫浑身也为之一振。“嗨,美女,我,我忘了什么事?”涂海曙尽量想使自己自己在美女面前表现得很自然。“呵呵,堂主老爷真是爱说笑啊,你啊,忘了我啊。”“你?”涂海曙面色潮红,心想:“这不是告白吧,在现代那么开放都没人跟我告白,现在在古代这么矜持的时代竟然有人向我告白,而且还是美女!”此时涂海曙心跳不断加快,觉得好像心快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了,但他还是不断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莫非是见钱眼开,看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有钱就有妹子啊,欸,不对,这声音好熟悉,在哪里听过。不管了,恐怕在今晚,我就要和我的童贞告别了。”“是啊,难道你不要我跟你走吗?”“答应她,答应她!我不要做一辈子**丝啊!”涂海曙在心中呐喊道。“当然,当然要啊。”他还是说出了口。“呵呵,那我们一起走吧。”“嗯嗯。”此时涂海曙发现和妹子通行的还有一个男的,心中想道:“这是怎么回事?一条龙服务吗,诶呀,我可不好那一口,算了,到地方多给一份钱吧,现在别扫了妹子的兴。”“我们去哪呢?”涂海曙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第一次这样很正常的。“当然是去你那里,难道还去我那里么?”项珂把脸靠近了涂海曙,涂海曙嘿嘿一笑也没再说什么了。

  涂海曙随着山道一直来到了这附近的城镇。“斩马镇,这个名字真够奇葩。”涂海曙念叨道:“门口还有士兵巡查,真是的,难道是在战争期间么?”涂海曙随着人群进入了城镇里面,让他惊奇的是,城门士兵看到自己是毕恭毕敬的,没有半点对普通百姓的不耐烦。“难道是本少爷的美貌已经可以男女通吃了么?”涂海曙这样向自己解释道。来到斩马镇,涂海曙只觉得满目繁华,各种房屋鳞次栉比,大街两旁房屋结构都是第一层是商店,第二层则是住人的地方,而在那些桥下牌楼边则是许多露天地摊,多是卖古玩和小型家具用品的。涂海曙不禁感叹道:“这大概是宋朝吧,如此繁华的商业场景。”走着走着,涂海曙重新感觉到了饿意,于是找了间客栈进去。

  新手一枚,纯**一个,新书上架,好歹给个收藏吧,谢了。

  “小二,来四两牛肉,一盘花生。”“诶,好嘞。”坐在客栈里的涂海曙还不知道怎么点餐,只好观察着周围的客人,没多久也学模学样的点起来菜。“小二,来八两牛肉,一盘花生。”“好嘞,这位客官,稍等一下。”

  “啦啦啦,怎么样,还要不择手段么?哎呀,人家真是好怕呢!吓死你姑奶奶了,吓死你姑奶奶了!”项珂先用剑往四个黑衣人手上脚上各刺一剑,然后指着其中一个黑衣人的鼻子,模仿着刚才他的语气徐徐说道:“你就是这群人的老大了吧,怎样,今天栽在本姑娘手上,你有什么话说?”“大…大…大侠,饶命。”“看见没有,小黑,他喊我大侠呢!”项珂转头向那匹白马笑道。“哼。”白马冷哼道:“你能赢纯属侥幸,刚才还不是吓得脸色苍白。”“什么嘛,臭小黑,只知道扫我兴。”项珂吐了吐舌头。“这是说真的,光是这里最弱的人的实力就已经可以生擒你了,你不过是仗着招式的巧妙和你那古灵精怪的脑袋。”白马说完,咳了两声。“这也是实力啊”白马没说什么,表示默认了,随后又重重地咳一声。“没事吧,小黑,你刚用完死亡凝视,休息一下好一些哦。”“嗯,没事,继续赶路,现在还没到安全的地方呢。”

异世战国无双试读章节

热门

  • 金蛇传

    简介: 一缕金发,一柄蛇阴剑,一个翩翩美男,在腥风血雨的大宋末年当一位江湖绝顶高手!一桩桩扑朔迷离的凶案件,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格杀,一回回身遇险境,蛇阴剑术传人寒江雪历尽磨难终成武林自尊!一场复仇记带长的江湖恩怨情仇,乱世动荡,且看自己怎么血刃仇在山东省西部黄河以北,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县,那就是阳谷县。北宋末年,阳谷县一夜之间名声大噪,其一是好汉武二郎醉酒后夜宿景阳冈,惊悚中打死了一只吊睛白额大虫,歪打正着为民除了一害,一夜之间打虎英雄的美名誉满天下。。

    山野浪人08-06 连载中

  • 天道大成

    简介: 苍冥默默的,白鹤游翔;  梅开三度,紫芳成香;  若即若离,轻羽徜徉于;  日月共辉,我心无双。  李道成本来而已一个一门心思心里想考上功名的山野少年,父亲的失踪,使他严禁不怀着判官神笔,踏往了寻父的路途。尘世中,他经历过了许许多多的恩怨情仇与悲欢离合寒风虽然还有些料峭,但树枝已然抽出了新芽,几只小鸟发出阵阵娇啼,仿佛伸懒腰时舒服的**。普通的农舍,普通的景色,普通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苍冰仙衣07-13 完结

  • 无上大仙界

    简介: 12岁少年潘小石苏醒过来在尸堆之间,也没记忆,也没靠,仅有自己。  冷酷无情的表情,邪魅的气质,永不屈服的精神,小人也罢君子也可,是机智如我是心机,阴谋阳谋,无所不需要,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大道,天道,生死轮回道,道道道,成王败寇,退后才可前行。下回分解他如何寻少女回眸一笑,明艳而不可方物“师弟啊,这是锻炼你们的机会,只有加速飞行你们才会更快的适应御剑之道,所以要想大成,就要努力跟上哟!好了不必多说,你们都停下来,全体列队!”她轻喝一声,响彻云霄,脚下的飞剑一顿,少女停了下来。后面的老头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气喘吁吁的点头称是。三五成群的人陆陆续续的赶来,在空中排起了百十来人的队伍,整齐而壮观。。

    金涗子02-04 完结

  • 乾坤日月鉴

    简介: 需知天下有风,风过千枝,群魔乱舞,天下有火,火敛大地,焚焰无双。天下有水,水育万物,生命源泉。大道三千,维之不溃!  那就已入修佛界,修佛界中一切事物由我而定!已入无情地道,无情地无欲,破解万碍!这队马骑约莫二十来骑,亮丽刺目的黑毛泛着油光,让人眼前一亮。每匹马上的人都是一色的黑衣劲装,显得干净利落。。

    夜天迟02-01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