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至尊狂女

分类:穿越 最新章节: 穿越之至尊狂女第六章明月几时有在线阅读 更新:2020-09-10 07:55:03

作者:柳暗花明
编辑:素笺
点评:男女主的校园时光,也是他们的甜宠时光

穿越之至尊狂女情节预览

林紫韵不耐烦地挠了挠耳朵,要是平时,她可以有百分的耐心与自己的爸爸谈心,但现在的情况不容她有一点的柔软,平时就是因为她顾忌着自己的爸爸,才那么容忍的,但是既然王蓉做出这种事情来,就不能怪她心狠了!毕竟就算搬出去,她和林群升的父女关系还在,以后还能有联系。“爸爸,我想我说得够清楚了,你那宝贝女人应该没有告诉你,她擅自替我答应了婚事,让我嫁给有钱的傻子吧?我可不想这么早就结婚,而且还是嫁给一个陌生人!”林紫韵说着,站起身来,指着桌上的钥匙道:“爸爸,你也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的,所以如果你心中还有我这个女儿的话,今晚就让我出去吧,我可不想我的身边卧着财狼虎豹!”林紫韵盯着林群升的双眸,那双眼中,曾经只有她的存在,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了!虽然她依旧是他的掌中宝,却不再是唯一了!果然,林群升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王蓉的神色,想也知道估计看到了王蓉的怒容,变得唯唯诺诺起来:“那个,小韵,这个太突然了……”“突然?”林紫韵忽然笑开了,她本就不该有太多期待的不是吗,“突然吗?也不比知道我的一生被人安排了这个消息突然吧?爸爸,我尊重地喊您一声爸爸,但是自从妈妈去世之后,我就不知道爸爸是什么含义了!”林紫韵有点意兴阑珊,“那几年我们相依为命,你魂不守舍迷迷糊糊地过,我煮饭做家务也就算了,因为我们是父女。可是现在呢?”林紫韵看着旁边两位从未走进她心里的人,不由冷笑着,“这两人霸占了妈妈的房间,扔掉了妈妈的东西,这些我都能忍受,可是,她们却变本加厉!而爸爸你呢?你只会躲!”胸口的郁气一下子舒散出来,林紫韵一下子舒服了许多。“爸爸,我对你从失望已经到了绝望,如果不希望我恨你的话,你可以把我留下!”林紫韵说完,也不看失魂落魄的林群升一眼,拉起行李直接往门口走去。“林紫韵,你站住……”王蓉上来,想拉住林紫韵,却被甩了个空,而旁边的王学兵也想上前,却被林紫韵从书包中拿出的一把防身水果刀吓住了!“群升,你说两句呀?”王蓉没法子,这才转身,一脸哀戚地看着林群升,却发现林群升依旧是那一副软弱的模样,被林紫韵的话怔住,一直没回身。眼看着林紫韵顺利出门,哐当一声大门关上,这才愤恨地推了林群升一把:“你这个懦夫,连自己的孩子都管不住,你还在这里干嘛?”被这么一推,林群升才回过神来,可是转头看到身边不再有林紫韵,顿时心慌起来。“快呀,林紫韵都跑了,你快去追回来呀!”虽然气愤,但王蓉也清楚,现在唯一能够制住林紫韵的人就是林群升了,她可不希望眼睁睁就要到手的财富就这么烟消云散……“小韵……”林群升忽然转身,追了出去。林紫韵轻悄悄地出了小院门,没有引起任何人关注。这个点,大家都在乘凉,她也刚好可以清净一点。选择了一条偏僻的小路,林紫韵感觉嘴中有点苦涩。她要的从来不是可有可无的关怀,她要的,是从心底的重视。而现在,她真的感觉到了绝望。回头,那里没有熟悉的人影。看来爸爸真的是惊呆了吧?林紫韵在为自己找借口,行李的拖动声在小小的巷子中传荡开,突然有一种苍凉的意味。林紫韵就这样茫然地向前走着,即使没有目的,她也倔强地往前走,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打湿了她的脸盘,模糊了她的视线,昏黄的路灯下,一个指示牌隐隐约约,若隐若现。而林紫韵浑然未觉,忽然,“啊!”地一声,小巷子中徒留一个翻滚着轮子的行李箱,还有凄凉中夹杂着震惊的尖叫声,仿若是恐怖电影的拍摄现场,一个人影奔跑而至,满身大汗地林群升在路灯下,脸颊微红,浑身大汗淋漓,他茫然地看着那行李箱上的轮子缓缓停止,突然慌神了,忙跑上前,抬眼一眼,一个大大的洞口出现在路面,而前面,竖立着一个黄底黑字的牌子:井盖被偷,此处危险!“小韵,小韵,你在下面吗?”林群升忙喊着,下水道的恶臭在夏季尤为剧烈,但他也只是紧了紧眉头而已,下面只有他的回声,没有人回应。“小韵,爸爸知道你生气,但是你摔下去总要有人救的呀,你回答一声吧!”林群升没有听到林紫韵的声音,也没有看见林紫韵人,这才微微移开身子,路灯下,下水道看的更是模糊了,而林群升直接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一照之下,深吸了一口气,井盖之下,浑浊的水潺潺而流,却让人瘆的慌,他仿佛又看到了七八十年代那大而深的粪坑。不由恐惧地往后退,但下一刻,他又忽的上前,将腿伸了出去,刚要下去,却被人抓住了!“老林,你干嘛?赶紧报警啊,这水这么臭,你能下去吗?”王蓉不知什么时候也追了上来,忙拉着林群升,一看到倒在路边的行李箱和趴在下水道口上的林群升,她心底一突,没有想到林紫韵居然掉下去了。原本还窃喜能够顺利将她带回去的,却发现那水很深很浑浊,林群升居然还想下去找林紫韵。她赶紧拉住了!现在林家唯一的靠山就是林群升了。自己三年前就辞职在家了,没工作就没有钱,要是林群升再下去的话,万一有个意外,她和学兵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哦,报警,报警!”林群升被这么一说,这才恍惚道,却依然固执地爬到了边上,看着那下水道,兀自惆怅起来。而王蓉却一点都没放松手上的力度,天知道林群升会不会一个想不开,直接跳了下去?直到警察来了之后,她才渐渐安心下来。只是他们穿好装备下去一番查找之后,都只是摇摇头,林群升也曾不甘心地下去找了一次,最终还是失望而归。而王蓉,在守候了半夜之后,带着一脸的哀伤回家了!到手的钱,终于还是飞走了!且说现在的林紫韵,那一脚踩空之后,她顿觉不对劲,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坠,这还不算,明明这是下水道而已,怎么就前面的一丝恶臭味过去之后,空气立即变得清新了许多呢?林紫韵原本还想着今天真的是流年不利,这下肯定要磕到头破相了,却没有想到久久没有碰到地,这都十秒了吧?她嘀咕了一下,按照重力加速度计算的话,这下掉也得有几十米了,难道这个破城市的地下水道建设比英国还好?这么一想,林紫韵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一片荒芜,仿佛是流云一般的东西遮住了自己的视线,正疑惑这些是什么的时候,一个光亮的口出现了,一下子从黑暗到光明,林紫韵连忙用手遮住了眼!灵异了!心底的第一个想法,林紫韵心底有了一点点小雀跃,也带了一丝忐忑!可是下一刻,看着高高的大树,还有底下距离自己十几米的老街道,林紫韵心中的雀跃被恐惧代替。“啊!”一声凄厉的声音让众人诧异地抬头,一个人形物体迅速坠下,而就在这时,一辆马车也迅速上前。“嘭!啪啪啪!”几声木条碎掉的声音过后,林紫韵抬眼看了一下,底下有个人,运气很好,居然有个人肉垫在这儿,可是刚一动想笑来着,却只得摸着自己的腰:“痛死了,喂,没弄痛你吧?赶紧打个120吧,我这腰好像不行了,有点闪了的样子。”停了一下,发觉底下的人没回应,林紫韵这才恐慌起来,不会自己这一下撞,把人撞死了吧?不会这么倒霉吧?她这个算是过失杀人吗?还是……一瞬间,林紫韵的脑海中闪过了数条法律条例,然后眼前仿佛出现了她恐惧的监狱。“你没死吧?没死的话出个声呀,我很……”林紫韵的嘴忽然停住了,因为马车窗帘被掀开,一个人头钻了进来。“吓死人了!”林紫韵看清那人的面孔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随即便反应过来,“喂,大哥,你赶紧叫救护车呀,没看到两个伤员吗?”怎么反应都这么迟钝?林紫韵不由埋怨着,她的腰呀!可是一想,随即也恍然了!现在的社会,哪能像以前那样路不拾遗,热情帮助的,现在要有个人叫救护车她都要烧香拜佛了!不过,那人看了她一眼,忽然脸一红,迅速将窗帘放下,随后一个粗犷的声音传了进来:“姑,姑娘,请你穿戴整齐点!”林紫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难道衣服破了,重要的部位露出来了?可是刚才没有感觉到凉丝丝的呀!仔细观察之后,林紫韵不禁讶异,“喂,大哥,你眼花吧,我这好好的,怎么就穿戴不齐整了?”“恩……”门外传来的声音有点沉闷,林紫韵眉头皱了起来,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喂,有话说话,不要恩恩的,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随即林紫韵又查看了自己一番,确定自己衣服没问题之后,这才大着胆子喊着。“少爷,你没事吧?”被这么一吼,而且是被一个女人这么一吼,身为侍卫的琅琊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才反射性地问了这么一句。“少爷?”林紫韵觉得有点奇怪,“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少爷?”随即,她便想起来,刚才这人好像也叫她姑娘来着。哎,估计和她一般都是非主流的90后吧?果然强中自有强中手呀!林紫韵自配不如。“姑娘,你压着我了!”就在林紫韵遐想的当口,底下传来一声浑厚的男音。林紫韵神情一滞,忽然想到自己底下这个人肉垫子的事情,这才慌忙想起身,可是刚一蹬腿想起来的,浑身却使不起劲,又重重地垂下。“嗯!”这回是闷哼声,林紫韵听出了其中的隐忍。“对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没力气了!”林紫韵忙道歉着,这腰估计要废了的感觉,怎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而且感觉腰好痛……“你往那边侧转一下!”底下的男音再次响起,林紫韵很是听话地用力一转,刚想惊喜称谢来着,眼睛却动不了了!眼前的男人一对剑眉无端让人感到了恐惧,而那凌厉的眼神,在短暂的几秒钟内,已经将自己扫射了一遍,林紫韵不是傻瓜,估计他是在怀疑自己了!哎,也难怪,看他这张俊美而不失大气的脸,估计就是当明星,也是当红的。应该被很多女人这么缠着吧,自己这样,会不会被他认为是自投怀抱的?林紫韵想到这,就不想说话了,这种时候总是越说越错的。等等!林紫韵忽然眯起眼,上下左右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头另类的长发也就算了,现在长头发的男人满街是,可是用得着用束发吗?这还不是重点,上面套着的,不会就是金冠吧?视线往下,林紫韵诧异地看着看一身淡蓝的绸缎,哇呀呀,这是汉服吗?林紫韵的双眸顿时亮了起来:“喂,同学,你们是在玩COSPLAY吗?”蓝逸飞皱眉,眼前的这个女人,一身奇装异服从天而降也就罢了,说话还颠三倒四的,而且大多都听不懂。有点可疑!还有,120、救护车、COSPLAY是什么东西?他在外闯荡这么多年,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林紫韵缓缓转身,夕阳打在她身后高高的教学楼和宏伟的校门上,在她身上投下了一片冰凉。迈步向前,林紫韵眼中有着深深的不舍,三年的时光,即使平时都倾力在学习上,也不免对这个校园留下深深的眷恋,这里的一草一木,甚至是一砖一瓦,都镌刻在脑海中,仿佛可以成为一辈子的记忆。手中的录取通知书到手,薄薄的纸张被信封包裹着,林紫韵却能够感觉其中的热度。是的,她向往的学校就在眼前,仿佛伸手可得,从小到大,她唯一的梦想就是能够考上大学,而现在,因为想要逃离家庭的束缚,她对这一纸通知书更是在意。“紫韵,幸好当初你把志愿改掉,不然现在老师的奖金就少了一笔了!”班主任许颖开玩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而林紫韵也不止一次庆幸,自己在发觉填写志愿后后母王蓉的异样,及时找老师改了过来。想起后母王蓉,林紫韵有点惆怅的神情蓦地一变,神情越发诡异起来。她的亲生母亲在她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去世了,而她也就跟着爸爸一起生活。直到三年前,也就是她刚中考完,王蓉这个女人就闯进了她的生活圈中,而且长期以来,占据着优越的地理位置——掌控着家里的财政大权。林紫韵犹记得当初爸爸林群升领着一脸和蔼的王蓉来到家中的时候,眼中的喜气洋洋。那是自从母亲死后,林紫韵第一次在爸爸的眼中看到生气,不再是那种死气沉沉,为了她而拼命工作的沉闷。加上邻居阿姨一直在耳边怂恿,天性善良的她只是犹豫了一下下,便答应了这个拖着一个三岁拖油瓶小男孩而来的后母。接下来的套路有点俗,但林紫韵却将这三年来的经历一一记在心中。深呼吸了一口气,右拐,望着那条不见尽头的马路,林紫韵不禁迷惑了,她的生活从大学之后就可以掌控在自己手中,以前的她无比怨恨被后母压榨的生活,但一有机会脱离,她开始茫然了!残忍的夕阳,总是不顾及所有人的感受,带着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天边,天,渐渐暗了下来,林紫韵蓦地缩了一下身子,将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放心了背后的书包中,确认信封整整齐齐放好后,这才拉上拉链,重新背上。这炎热的七月,即使七点多,依旧闷热。林紫韵的步伐停住了,站在这栋无比熟悉的小楼前,她不得不提起一万分的注意,调整好心绪,迎接每天一次的交战。“哟,这是小韵吧?你不是暑假去打工了吗?现在才回来呀?”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大嗓门,林紫韵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隔壁古道热肠的阿姨。林紫韵没有回头,这个阿姨就是太热心了,所以大多数时候基本都是帮倒忙的人。她已经吃过许多亏,所以也懂得尽量避免和她打太多交道。“恩,阿姨,我刚下班!”林紫韵一毕业,就匆忙找了个工作。她倒不是怕了王蓉,而是两个争锋相对的女人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很容易就起冲突,而这其中,最受伤的就是自己最爱的爸爸了!想到林群升,林紫韵不禁摇摇头,她的爸爸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软弱,硬气不起来。每每吵架的时候,都是奋勇上前,然后带着满身的伤下场,而家里的争斗依旧持续着。“许姨,饭吃了吗?”许阿姨走到身边,林紫韵,这个在大家眼中公认的乖乖女,也只得硬起头皮问了声好,心里不断祈祷着,等下千万不要引到其他的话题,不然这门什么时候能进好说,要是真的给自己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才是最晕的。“吃了吃了,这都什么点了,你呢?”林紫韵瞥了眼许姨手中的蒲扇,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在不远处的大榕树下乘凉吧,许阿姨专门跑过来……遇到许阿姨,不得不说,林紫韵总是心中充满了猜测,而这回,她真的猜对了!没等林紫韵回答,许阿姨手上摇着的蒲扇一收,很是神秘地凑到林紫韵耳边嘀咕着:“我说小韵呀,你妈妈说你要发了,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了,真的吗?”那精明而闪烁的眼神让林紫韵一凛,难道她那后妈真的知道自己将志愿改了回来了吗?见林紫韵脸上有着一丝犹豫,许阿姨这个面过世面的人当下一顿叹息:“小韵呀,不是阿姨说你啊,女人这一辈子什么最重要?不是金钱,不是名利,在那样的家庭里面,哪有我们这么舒服?”许阿姨的痛心疾首让林紫韵一愣,顿时明白过来,自己的那个后妈不知道背地里又有什么坏主意了!她刚刚才高中毕业而已,就迫不及待了,真想将她的真面目公诸于众。只是,这女人这回到底弄的什么幺蛾子?“许阿姨,难道我们家还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吗?你知道的,我一天到晚在上班,都不在家,也不清楚家里的情况……”林紫韵顺便附上了她讨喜的笑脸,顿时将许阿姨俘获了。只见她恍然大悟,随即点点头,用蒲扇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才拉着林紫韵往旁边的石凳上走去。“我就说嘛,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我们这院子里的都看好你的了,怎么可能这么早出嫁呢!”“出嫁?”林紫韵突然明白了什么。“对啊,哎哟,你那个妈妈太什么……哦,拜金了,你才十八岁啊,这个年纪,大家都在上学,她就巴巴地想把你嫁出去,听说哟,那家人很有钱嘞,聘金就有百万呢!”许阿姨看了一眼林紫韵,这昏暗的光线下,那姣好的面容依旧清晰,看起来端的如一朵出水莲花一般,这小韵她看着长大的,从小就这么水灵,也难怪那人家愿意拿那么多聘礼出来,只是这家庭……许阿姨就住在她们隔壁,什么事情都一清二楚。这小姑娘实在是太可怜了,小小年纪没了妈不说,原本还以为来了一个和善的后妈,却没有想到啊,这人前装的好,人后狠着哪!想起无数次林紫韵晚自习被关在门外直到凌晨,许阿姨的心也开始痛着。“那许阿姨,你知道那家人怎么样吗?”林紫韵点点头,这倒是符合王蓉那女人的性子,只是这聘金这么高,恐怕其中另有隐情吧!“哎,你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都不得不提了,那家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儿子不好!”许阿姨说着偷偷转了一圈,见没人注意到这边,这才低低地讲了一句,“那唯一的儿子呀,听说小时候脑子烧坏了!”这下,不用说,林紫韵也清楚了。王蓉,她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居然还想趁她上班忙没时间理会,将她嫁出去!哼,她有那么好说话吗?想到这里,林紫韵周身散发出一股凉意,在身侧的许阿姨浑身颤抖了一下,嘀咕着:“我说这里怎么有点阴森的感觉?”她双手搓着手臂,慌忙拉着林紫韵,“我说小韵呀,你也不要怪你妈,有话大家好好商量,你是我们小院子里最会读书的,要是有什么困难跟我们阿姨伯伯说,我们肯定支持你!”许阿姨的话糙,理却不糙。林紫韵眼圈却有些红了,长期以来,小院子里的人太热情了,她不得不躲避着,生怕被拉住家长里短的,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不在小院子中,这也导致了她和院子里的叔叔伯伯大婶们的感情都只是马马虎虎而已。而因为家里的缘故,她也不止一次怀疑,自己被她们看不起,却没有想到,许阿姨依旧一如既往地关心她。“许阿姨,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好好处理的。”林紫韵感激地看了一眼许阿姨,这时候她倒是有些怀疑,许阿姨是故意等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个消息的。富裕之家总是有权有势,而她一个小小的工薪家庭,怎么都拼不过。看来,她倒是要好好应对了!希望这次王蓉惹下的麻烦小一点,不然她倒不介意直接让她和爸爸离婚。反正,从头到尾,她挂心的只是那个一直带在身边的拖油瓶而已。“那我就放心了!啊,我还得去听说书呢!”许阿姨找了个理由溜了,而林紫韵眼睛一眯,抬头看着三楼的灯光,王蓉!“哼,败家子回家了!”刚进入家门,林紫韵就听到了一声让人气愤的嘀咕。对于这个便宜弟弟王学兵,她已经习以为常了。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这王学兵和她老娘王蓉一般,都是个好吃懒做的人。王蓉如今在外美其名曰家庭主妇,实际上最多也只是煮煮饭而已,而做卫生这种琐事,从来都是使唤林紫韵的。只是最近这两年,林紫韵已经开始反抗了,她这才不得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因而整个家看起来总是脏脏的。而王学兵,不知道是不是王蓉灌输了太多的思想,现在在上小学,却学的一身痞子气。现在整个身子都陷在沙发中,脚上却依旧穿着球鞋。林紫韵眉头皱了一下,随即安静地穿过大厅,走进自己的房间。幸好,她在这个家,还有自己的一席天地。不然紫韵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窒息。只是现在,这一席之地似乎都不保了!想到许阿姨给自己透露的消息,林紫韵的双拳握紧,许久之后才缓缓松开。看着这小小的房间,这里留着她最美好的记忆,是她的全部。可是,她即使再不舍,不久以后,还是要离开的!沉稳地开始收拾行李,林紫韵将自己最喜欢的基本书收拾在行李箱中,取出几套夏天和冬天的换洗衣服,然后从书桌的抽屉后夹层中取出了存折。看着这表皮都发黄的存折,林紫韵眼中的泪水盈眶,这是她妈妈留给她最后的东西了,却也是最值钱的!“小韵,这个你藏好了,这是你妈妈给你存的教育基金,以后上大学呀,你可以轻轻松松的哟!”想起当初舅舅将这个拿给自己时的唏嘘,林紫韵顿时觉得胸口发疼。她从不知道,妈妈在她去世前已经在安排她的生活,血浓于水,母爱却更甚。半个小时候,听着大厅传来的王蓉哼歌的声音,林紫韵嘴角微扬,随后拖着她的小行李箱,缓缓打开了门,在一大一小诧异的目光中,走到了沙发前,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串钥匙。“你,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头一次,林紫韵看到了王蓉为她惊慌的模样,可笑的是,她现在应该是害怕她会逃婚吧?哼,能被许阿姨她们都知道事情,说明这已经快定下来了。王蓉,她倒是越来越大胆了!“去哪里?”林紫韵将钥匙拨了一个头,这才抬头,轻蔑地笑了一下,这才从书包中掏出了信封,“当然是去上学啦!你看,我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是在S城呢,不在这里了!”林紫韵满意地看到了王蓉眼中的惊愕,即使她的平静来的很快,依旧弥补不了她眼中的狠厉。林紫韵倒是无所谓,这三年来,她看多了这个女人表里不一的表情,一切都太正常了!“你真的接到了通知书?”王蓉还不相信她精心策划的偷天换日计划居然失败了,可是这个小妮子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她怎么都没察觉?“是不是真的就不用你担心了,对了,给我爸爸说一声吧,我这个孝顺女可不想让他担心。当然,你也不用刻意隐瞒,因为我现在也有手机了!”林紫韵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打工一个月,她的钱包也丰满了起来,所以这个交流最便利的电话,高中时候已经人手一部,她却被以会耽误学习这种无厘头的理由名头剥夺了权利,更可恶的是,她那便宜弟弟早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有了儿童手机,而现在,更是苹果一家全!“你,林紫韵,你不能走!”王蓉顿时慌了,这个继女一向都很有自己的主见,平时她也只是和她旗鼓相当而已。但是家里的财政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且丈夫很多时候都不管家务事,这才能稍胜一筹。可是自从林紫韵高中毕业之际,她就隐隐有着不安,这个继女成绩很好,而且容貌姣好,要是好好利用的话,肯定能给家里带来不小的利益。可要是她真的去了很远的地方,那山高皇帝远的,即使有利益,她也分享不到。所以,这才有了王蓉荒唐地当媒人,自荐上门,求百万聘金的事情。只是王蓉意外的是,那家人居然同意了!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黄金饼,她立刻就叼住不放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眼睛一个示意,原本在沙发上的王学兵立刻扑了上去,牢牢抓住了林紫韵的胳膊。“林紫韵,这么大的喜事,也要你爸爸回来一起分享才是!”说话间,王蓉却是拿出了她的手机,打了个电话。而那边,林紫韵挣扎着,却被王学兵缠的越来越紧,顿时气愤异常,随后她也放松了下来,也好,说清楚的话,一刀断,以后也不用这么不清不楚的了!“好吧,既然你这么认为的话,我倒是无所谓!”说着,林紫韵也不管王学兵挂在自己身边,直接往沙发走去,整个身子陷了进去,心却无端提了起来。她恨爸爸,却也爱着他。他们相依为命那么多年,她可以原谅这三年来自己因为他而遭受的惨遇,但是她的恨却无法消除,除非他离婚。可是她已经隐晦地提了好几次,林群升却一直含含糊糊的,林紫韵也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做就能实现的。半个小时候,林紫韵听到了一声刹车声,走向窗户边一看,林群升骑着他的电动车回来了!满脸的喜气,让林紫韵看的有点不自在。“小韵,听说你考上了,录取通知书我看看!”门还没开,林紫韵便听到了林群升的喊声,这一喊,估计整栋楼都知道了吧!林紫韵倒是无所谓,轻轻点点头,“要看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搬出去!”话说的绵绵的,却很有力度。林群升脸上的笑容一僵,浑身的动作都不和谐起来。“小韵,你,你说什么?你要搬出去?”

穿越之至尊狂女相关资讯

热门

  • 神棍皇后:无良皇帝别这样

    简介: 这是化学院的女大学生,再次穿越到领先农村,同无良装神弄鬼发迹致富之路,却一不小心当了皇后的故事。林君遥桐:生活不但对我动手,让我掉到山沟沟里,一群极品村民伙同他人无良装神弄鬼居然要超度亡灵我!林君遥桐彻底怒了,搞了半天鲁班门前弄大斧呀。老虎不火力全开,当我是病猫呢!装神弄鬼夫妻甜蜜幸福生活……宋锦桐不慌不忙,那淡定从容的模样倒是让百姓心中多了几分信服。。

    鱼弥三三08-27 已完结

  • 女帝风华:皇夫排队求侍寝

    简介: 汉库克风华:皇夫排长队求伺寝,再次穿越复活小说汉库克风华:皇夫排长队求伺寝由作者轻羽创作作品,汉库克风华:皇夫排长队求伺寝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来自在现代的她腹黑男奸诈,桀骜不驯,我行我素,狂妄自大猖狂。一夕误闯异世,成了一方女皇,在内巧妙周旋于江湖和朝堂,在外与各国美男子们斗斗智斗勇勇。 朝堂阴谋诡计?美男子的别有用心?荒谬荒谬。她从来不都我相信,足够多智谋的诡计,强悍实力面前,任何事都也不是问题。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情痴却也似无情地。原只想笑看江山如画美男子多娇,怎曾想起惹上一堆好惹的带刺儿桃花!红唇勾起,眼角轻扬,眉梢轻挑,勾一勾手指,那就来了那痛,这是夜倾城醒来的第一感觉,身子就像被车子撵过了一样,全身疼痛,尤其是胸口,更是压抑不已。。

    轻羽06-03 连载中

  • 庶女临门

    简介:

    肥娜01-29 连载中

  • 冷潇潇慕池墨

    简介: 冷潇潇慕池墨陈不9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零时老公强势宠》的作者是陈不9,这是一本正在更新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了:冷潇潇上一世与人玩一夜情,太兴奋掉进水里面淹死了,历史总是惊人的类似,这一世,他至此,她也算是肯定了,慕池墨的性取向,确实是出了问题。。

    陈不九08-22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