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魂

分类:灵异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天眼(三) 更新:2020-03-24 12:50:36

作者:饕餮小贝
编辑:山川湖海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地狱魂情节预览

  刘小天回头看去,一下就看到了那一米八三的身高黝黑健硕的皮肤,那是陈大叔的儿子,也是一起从小长大的玩伴,这个小巷子里跟小天,小张年龄相仿的五个青年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大黑哥,我们在这、“刘小天看到陈正时陈正,陈正就已经凭借壮硕的体魄挤进了人群,“小天,你们知道死者是谁吗“陈正压低声音向刘小天问道,三人眉目紧皱,担忧的神情难以掩盖,素日里街坊对他们照顾有加,从小看着他们长大,就像一家人似的,张龙斌道:“我们也是刚来死者应该被抬走了,现场好像也没什么血迹,不像是出什么意外啊,我们巷子虽然小,但不是也有监控吗?应该很快就清楚了!这个案子应该很快就能破的,真没想到我们这穷乡僻壤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总觉得这个死者不是我们巷子的人,可我也说不清楚,总觉得......”“都散了,都散了,不要影响我们工作,散了,散了!”正在刘小天说道一半时围观的人群被民警疏散开,街坊们表面上也都没什么,各自忙各自的事,偶尔能听到一些喃喃碎语,“好了,我们也走吧,一会民警估计会来挨家挨户的暗访,才将我们扩散的。”陈正放松眉头道,三人商量去小张家吃饭,”小张,陈大叔还没会来,估计还在协助民警,方便起见你带你们先在小张家吃饭吧,我奶奶这会应该要起床了我回去先给奶奶做饭,一会我就过来。“刘小天道,小张道:”今天就别让奶奶出门了,以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老婆小李也是和我们一起玩大的不必客气。”说着便走到了因为两家是邻居,所以非常近不过相隔一墙,刘小天回家后直接进了厨房给奶奶做饭,从小就是奶奶照顾他,他的手艺也是跟奶奶学出来的他最喜欢吃奶奶做的玉米粥和外婆饼,身高一米八,长相清秀的他做起饭来显得憨厚许多,但也是有模有样,“小天,你过来“正在认真做饭的刘小天听到了奶奶叫自己,便暂时放下了手中的锅铲,走到了奶奶身边,“奶奶,你醒了!““小天,昨晚你是不是来看过奶奶?“

  “小天,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昨晚害死我的那个红衣服的女人?”“是啊,我还以为那是梦呢,爷爷,我们把这个油灯打开,她要是来了我就放火烧了她”刘小天压低声音向刘炎说道“不必害怕,我已经是个死人了,她伤害不了我,你说的那个害死我的,根本就不是人,她是为情惨死的百年厉鬼!”刘炎苍老的声音说道,“什么,他是鬼?”刘小天惊讶的说道,

  “不行,要去看看奶奶“可当刘小天打开台灯走到奶奶房间时,简陋整洁的房间里漆黑一片,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将床边照的明亮隐约可以看到被子是鼓起的枕头上有一些长发,刘小天为了不惊吓到年岁过高的奶奶便轻轻的走进房间,“奶奶,奶奶...”轻轻的呼唤着,可床上的被子并未有动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刘小天心想奶奶可能睡着了,不能惊醒他,便悄悄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张龙斌小两口平时就爱斗嘴,偶尔吵架也就算了,这大半夜的要是把奶奶惊醒了奶奶的又有心脏病,万一奶奶身体不舒服犯了老毛病我可不会放过你的,?明天?一定要好好找你谈谈,就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也不能什么事都包容啊!小张啊,结婚以后你变了啊,话少了许多却暴躁了,你以前不这样啊”自言自语是刘小天的怪癖,睡前如果刘小天有什么心事他一定会说出来,他认为只有说出来才能更是深刻。不知不觉进入梦乡,一夜安眠。

  ?凌晨三点?,伴随一生惊叫想起刘小天猛然惊醒,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和剧烈的心跳他坐起身,擦了擦额头的汗,“好可怕的噩梦,差点醒不来了“

  清晨一早,大街小巷传来吵杂的吵闹哭喊声,“咚咚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刘小天,“小天!小天!快出来,不好了,别睡了!”刘小天听到了敲门声,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张龙斌!“来了,你别急,我把衣服穿上。”刚一开门还没来得及揉眼睛的刘小天就直接被张龙斌拉下了楼,张龙斌浑身大汗由其是六月的晴天就连风都是温热的,“怎么回事?这么着急!”刘小天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说,在他的印象里张龙斌不是这么慌张的人啊,“不好了咱们巷子口那柏树你知道吧,就刚才巷子口开理发店的陈大叔发现有个女人在那颗树上上吊了!!陈大叔已经报警了,警车和街坊们已经把巷子口围满了!”“啊,我去,这......”刘小天只觉得?一时?间清醒了,激灵灵打个寒颤,说完张龙斌和刘小天二人急忙跑去巷子口目睹事件,”唉,可惜来晚了,现在整个巷子口已经被警察封住了”张龙斌略有不满的说道,“小张,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刘小天并不希望街坊邻居发生这样的悲剧,急切的问道,“我也不太清楚,我是今早和老婆出来吃豆腐脑的时候看见巷子门口有好多人我们就围上去看了一眼,就发现这个情况,我上来叫你的时候听街坊说陈大叔已经协助警方调查去了,”“这样,我们凑近点看看”二人从最后面硬挤进第一排人群中巷子口是条街道,二人走进一些仔细的观察着现场的痕迹,只见在现场只有民警和侦查员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每个细节,刘小天仔细的盯着柏树好像在用力的看清着什么,果然就在刘小天注视的柏树左侧比较粗壮的树枝上侦查员发现了什么用真空袋将其装了进去,刘小天从小视力就很好,透过阳光他终于看清了,装的是头发,是的!女人的头发,刘小天心想这头发太诡异了,总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小天!小天!”正在刘小天努力思索的时候突然被人叫醒,而张龙斌在一旁跟街坊的几个小男孩在嘀咕着什么.....

  “是,正如你所见,我也是鬼,但爷爷和她不同”刘炎道“我只是冤魂,并不是厉鬼,一般鬼是又分别的,人死后的魂魄是纯白色的,如果你碰巧看到白色的幽灵那是不会伤害人的,一般人在现实生活中也看不到他们的存在,下来才是爷爷这样灰色的冤魂,略微有一些特别之处可以给活人托梦,下来是黄色的魂魄,是生前因利益纠纷死而不甘的鬼俗称饿死鬼,这种鬼会强烈干扰活人的脑电波让人有自我了断的念头,扰乱人的生活,但一般只针对自己的仇人和害人的地主,再下来是绿色的恶鬼,这种鬼是因为恶病或郁郁不欢致死的人所化一般怨念比较重,找替身时会显现出形态被人看到,让人染上不治之症,而痛苦死,而害死我的鬼都不在这些分类当中,害死我的是红色厉鬼,怨念非常强大,有经百年,已经可以做到在黑暗处现身的程度,而这样的鬼还不是最狠毒的,最狠毒的鬼是摄青鬼,是青色的,但也是由过千年的怨气和天生就逆天而行的极恶之人的魂魄所化,一般这样的鬼很少见,基本不存在,可一旦出现,必定生灵涂炭,其能力之强甚至可以化身为人,能吸食人灵气,提升自己的能力,有穿墙过壁的能力,提升到一定程度会化身为鬼妖王”刘炎依旧平静的说着,

  “爷爷,这么说这十二年里,您一直没有转世,就是为了见我...”刘炎眉头紧皱,拉着刘小天坐在棺材之上道:“小天,爷爷是因为那个厉鬼而来的,而且这一次只有你能帮我,因为同血脉,在这至阴之地,我能托梦的只有你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你理解不了的东西存在,但人们是看不见的,感觉不到的,爷爷死后有一个黑色的人来接我他说他是牛头将军手下的鬼差,全身都包覆在黑色的斗篷之下,他穿着黑色盔甲和绑腿,护腕,我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他带着一个黑铜面具上面刻着一个怪兽的图案,我曾问过他,他说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兽,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只是说不要去抵抗这股气息,不会伤害到我,他说的是这股邪气,这只是一种检查印记,他拷上了我的双手边走边说着,我发现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了,异常的安静,只能看到一些跟他一样黑色斗篷的人拉着一些白色的幽灵,而像我这种死后带颜色的魂魄必须拷上双手,一边走他便不再理会我,只是默默的念叨着什么,我在世时好像听过一些,应该是类似于经文之类的,越唸越快,到最后他突然停下来拿出一柄黑色的镰刀在空气中画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圆形黑洞,他带我穿过黑洞,不,准确的说他带我飘过了黑洞,我们进来后便消失了,那是一座不大的孤岛,而岛的对面是一座青紫色的通天大门,上面有两只巨大的穷奇神兽,我能感受到那巨大的邪气,刺骨的邪气压制着所有的魂魄的魄力无法挣扎,门上有一块巨大的牌匾,写着生死门三个大字。周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银色大海,红色的映月在海面显得异常诡异,连接两边的是一座巨大的黑色拱桥,只有没有颜色的白色魂魄可以走过去,而有颜色的魂魄要跟随鬼差在岛上接受判官的审判,根据颜色的不同所受到的惩罚不同,那座岛中央只有一座阎罗王的古庙,占全岛面积的一半,鬼差带我走进庙内中间是冥王的雕像两边是两大判官,中间是一个巨大的黑色供台,上面刻有穷其的双眼,周围是十殿阎王凶神恶煞的雕像,鬼差单膝跪地默念着刚才的经文,越来越快,直到最后一个字念完后,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啊~”一声尖叫想起,熟悉的声音,“不好,爷爷,爷爷有危险!”刘小天什么都没有找到,看向那盏蓝幽幽的灯时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灯,那是一簇蓝幽幽的火焰,在一盏油灯里,突然爷爷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看起来已经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了,一身黑色的中山装,黑白参杂的短发,苍老熟悉的面容,看起来与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爷爷,真的是你吗?”刘小天这次离的很近,自然看的也最为清楚,“好孩子,我是你爷爷啊,我是刘炎啊!”“爷爷真的是你!她要来了,那个杀人犯,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刘小天顾不上多想,想赶紧提醒爷爷,

  刘小天靠在床头柜上深呼一口气,“奇怪,刚才好像听见女生的尖叫……“不会是隔壁小张又和他媳妇吵架吧!刘小天心想,由于刘小天是住在市里最偏僻的小巷里,这里环境简陋,这些住房的年龄不知道比20岁的刘小天大出多少岁了,看起来破旧不堪,好在地方小所以街坊邻居们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之间很熟悉,而且街坊邻居知道刘小天的父母在大城市打工,爷爷在他8岁时就已经不在了,一直以来刘小天是和奶奶相依为命的,从小就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刘小天,不但不学坏,而且非常勤快老实,学习成绩也非常好,在街坊邻居们眼里刘小天是一个懂事勤快的好孩子。

  “来,到爷爷这边来,爷爷想看看你,小天啊,我的小天啊。”苍老的声音再次想起,“爷爷?难道我死了吗?”现在打死刘小天都不会相信,自己会莫名其妙的离世,这时突然在这幽暗的房间里亮起了一盏蓝幽幽的光亮,终于能看见了,刘小天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是坐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依靠着床边与书桌的夹角之中,定睛看去对面有一个大木箱子上面正坐了一个一身灰衣的老人,白发苍苍,面无血色,眼中布满了红血丝,脖子上仿佛有什么黑乎乎的东西缠绕着,浑身都缠着散落的黑色丝线,“啊...鬼啊....”刘小天突然向后一靠,靠在最墙角,不断往里蜷缩着,“啊...奶奶...奶奶快救我....”刘小天大喊着,“唉,看来爷爷真的不该见你,爷爷这副样子吓到你了...”苍老沙哑的声音想起,只见灰衣老人站起身推开一直坐在身下木箱子上面的那一层,这一幕正好让透过指缝的刘小天看到,“是棺材,是棺材,这是昨天晚上的梦。”

  吱~,一声想起那个灰衣老人推开了棺材盖,缓缓的躺了进去,没有任何动静。这和我昨晚做的梦一样,那个人不是爷爷,昨晚我梦见了爷爷被一个红衣服的女子带进了这口棺材里,而我却喊不出来,动也不能动,眼睁睁看着爷爷被那个女人用头发勒住,听着爷爷求救的呼喊却什么都做不了,对了,刚才好像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尖叫,不管这是不是一场梦那我一定不能看着我爷爷被害,我必须做点什么,刘小天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不再害怕,为了爷爷,他必须保护爷爷,不就是头发吗,我就不信了,正在刘小天四周摸索着抽屉里的打火机和剪刀时。

  “啊,奶奶我昨晚是不是把您吵醒了?“刘小天关切的问道“乖孩子,吵醒奶奶的不是你,是昨晚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你有没有听见?““我听见了,可能昨晚是小张他们夫妻又闹别扭了吧、”刘小天呆呆的道“不,那个声音我很熟悉,但不可能是我们邻家的声音,那个声音就像是从窗口透进来似的很熟悉,也很刺耳,好像是从巷子口那边传过来的““奶奶,昨晚的确有人遇害了,刚才我出去时,听街坊们说昨晚有个女人自杀了,就吊死在了巷子口那颗柏树上。”刘小天道,奶奶突然流露出震惊又狰狞的表情深吸了两口气缓缓的道“小天啊,奶奶虽然一把岁数,心脏也不好了,但奶奶的眼睛耳朵还是跟年轻时差不了多少的,我记得小张父母新婚之夜刚搬进咱们隔壁时当时你还没出生,那天夜里巷子里街坊邻居热闹非凡,那时小张的爷爷奶奶和我还有你爷爷身子骨都非常硬朗,也都一同生活在这里,只是那天晚上也是凌晨时,有一声刺耳的尖叫,与昨夜的叫声一模一样我们当时都没在意,因为那天太热闹,直到半夜也有人在喝酒吵闹,加上洞房之夜,大家自然不会在意,可后来..“说到这里奶奶的目光呆住了,好像在努力回忆着那天的事“奶奶,后来怎么了?”奶奶睁大了眼睛面带不解与恐惧的神情道:“那天晚上你爷爷就躺在我身边,突然不停地颤抖,后来我发现你爷爷不对劲,非常害怕,可周围什么都没有,你爷爷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好像在撕扯着什么,那一瞬间我急哭了,我用尽全力的喊人,救命,可当时好像所有人都听不见我的声音,我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发不出声音,嗓子痒好像被什么堵住似得后来你爷爷放弃了自己,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我推出房间,当时的窒息感我仍然感觉的到,因为太缺氧了,我刚走出门口就晕倒在楼梯口了,当我第二天醒来时,你爷爷奇迹般的站在门口,我当时真的以为你爷爷不行了,后来你爷爷告诉我昨晚的事任何人都不能说,为了所有人好,”说道这里奶奶开始哽咽,刘小天吓坏了,赶紧从床头柜拿出了救心丸,紧紧的抱住奶奶,刘小天从来没有见过奶奶哭,也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这件事,父母在年幼时就外出离开他的身边,一手把他带大的奶奶竟然在那个科技不发达的时代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刘小天心中虽然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他了解奶奶虽然一把年纪身体也不好,可奶奶生活非常规律,从来没有糊涂过,小天在心里不断思索奶奶说的话突然惊讶的神情一掠而过,心中暗想,昨天晚上的噩梦,不正是,“奶奶,爷爷最后有没有去医院检查?”刘小天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问到。

  生死门是相隔于人间通往地府的时空之门,在穿越这时空之时守门人也就是人间俗称的孟婆,为了避免人们死后的魂魄带着前世的恩怨不能转世变成厉鬼,通常会让人们喝一碗净化灵魂的圣水,我们称为孟婆汤,可凡事无绝对,总有一些因前世怨念太大的魂魄无法放下前世恩怨,在人间游荡成为孤魂野鬼,人死后若七七四十九天不能转世若有莫大的怨念会成为厉鬼危害人间,若放下恩怨却没有转世则会魂飞魄散,一般的厉鬼可以控制人的心魔,乱人心智,使其六亲不认,失去理智,而根据怨念在人间停留的时间越久则越厉害。

  这时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突然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还有那苍老的声音,“这里是你的家啊!我是你爷爷啊!小天,我是你爷爷啊!“此时刘小天坐起身四处摸索着,终于摸到了棱角,顺着边缘扶起身来,仿佛能看到一丝幽蓝的光线“这里是我家?不可能这一定是做梦,一定是梦。”由于光线和气氛的影响,刘小天此时汗毛都竖了起来,根本不敢想,刘小天心想,如果这个声音真的是我爷爷的,那我会不会已经死了........

  “爷爷,我记住了,我只是担心那只厉鬼在祸害我们的亲人朋友”刘小天依旧担心的说道,爷爷看看窗外,血红的月亮挂在天上,分外的妖艳,红色的月光慢慢溜进房间中,“小天,你听爷爷说,那只厉鬼是不敢来这里的,这里是魂魄的世界,如果是带有怨念的魂魄来到这个世界势必会惊动神兽,鬼差也称为死神,便会从冥界的生死门传送到准确的位置来检查的,刚才那两声厉叫,只是你的心魔,你本不该来这个世界,可我为了见你并让你安全离开这里,我用十年的转世时机换回了这一次托梦。”刘炎此时稍带了一些严厉的语气说道,

  因为刘小天昨晚做的梦确实与爷爷有关,处于不解便询问奶奶,奶奶掩盖不住自己的伤心,略微低下了头缓缓的说:“其实你爷爷并不想去医院,也非常不想让别人知道,可我当时因为太害怕便瞒着你爷爷把这件事告诉了你爸爸,没过多久你爸爸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你爸爸便劝说你爷爷去医院做检查,不论你爸爸怎么求你爷爷,你爷爷就是不去医院,你爷爷那天很生气,后来你爸爸无可奈何之下,就答应你爷爷如果你爷爷同意去医院检查,你爸爸就给他带儿媳妇回来并且在家结婚,自从你爸爸走后,你爷爷就很后悔让你爸爸离开家,他总说你爸爸要是能回家娶妻生子过上安定的日子顺便在给他生个她胖小子那他这一生就没什么遗憾了。你爸爸是个孝子,就是因为他孝顺所以他知道家里穷,便很小就不再上学出远门打工挣钱,我和你爷爷都清楚你爸爸除了做饭什么都不会,可即使那样他一分钱没从家里拿,就带着他那些破旧的衣服和那双破鞋出了门,临走时的路费还是我悄悄塞进他的衣服口袋里,你爸爸为人憨厚老实,又是个沉闷寡言的人,也没说什么告别的话,就那么走了,你爷爷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他一直很自责没有给我和你爸爸创造一个好点的条件,但他除了有时会给我诉诉苦,却根本不会对你爸爸说,你爸爸心里也是个非常好强的人,你爸爸临走时前几天曾给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在外面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就将我们接过去再也不分开,当你爸爸临走的那一天,你爷爷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能看出来那时你爸爸很不舍,但出门之前你爸爸在家门口强忍着泪水给我和你爷爷磕了一个头,那时你爸爸只有十四岁,我还记得你爸爸那时又瘦又小的样子背着一个大大满是补丁的旧书包,从那以后你爸爸除了有时过年回来,那些年很少回家,你爸爸每年都会或多或少寄些钱给家里补贴,也会偶尔忍不住思念给家里写信,我经常会瞒着你爷爷告诉他你爷爷的心愿,希望他能回来,哪怕就生活在这个小巷子里只要一家团圆,你爸爸从小就独立,他虽然安慰着答应了我,可还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和你妈妈在外拼搏,可能你爷爷当时因为听你爸爸说他会在家里结婚生子,可以满足他的心愿,便同意了。”刘小天静静的听着,这一幕幕就好像自己亲眼见过似的,脑海中一串串模糊的画面不断席卷而来,这时奶奶还沉浸在回忆之中喃喃的说着,而刘小天感觉自己的头很痛很痛,就感觉自己的脑子要裂开一样强烈的疼痛感席卷而来,刘小天不停地按压着头痛,强忍着,可这样的痛苦又怎能是他能忍住的呢,“奶奶,奶奶....我...我头好痛....啊...好痛啊........我...我....我看不清.....奶奶....”

地狱魂相关资讯

热门

  • 摄魂灵妻

    简介:

    老黑泥01-21 已完结

  • 魅鬼在侧

    简介: 主人公叫秦星小西 的小说叫作《魅鬼在侧》,是作者鬼奴所编写出的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我直接入住一间凶宅,梦见了无比性感妩媚的美女。这美女原来是是冤之人化为的蘖,通过梦杀汲取男人的精元。经过两天的诱惑后,我的身体极其虚弱无力,处在死亡……的边缘。...但就在上周末,我遇到了一个性感迷人的大美女,并且很快就和她发生了关系。。

    鬼奴01-12 已完结

  •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简介: 火爆新书《豪门通灵萌娇妻:宫总,有鬼!》是叶奈凉倾心创作的一本推理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宫司屿记由乃,书中主要讲了:【超甜,身心干净】顶级豪门宫家继承人宫司屿权势滔天,为人阴狠毒辣。唯独痛老婆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霸道占有欲到了病态阶段。某日,她喝醉回家,一把血淋漓的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我把命给了你,人也是你的!你要还是不要!”她拼命点头:“要要要!”“那你会不会跟野男人跑?”“不敢不敢!”“不敢?”匕首下压,血珠渗出,“那群狗男人连你一根指头都比不上!只爱你!”老公娇妻奴忠犬太粘人怎么办?在线等“……”。

    叶奈凉11-04 连载中

  • 棺人夜深了棺生子

    简介: 棺人夜深了棺产子月份蓉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棺人,夜深了》的主是棺产子,作者:月份蓉儿,为你提供棺人夜深了阅读,棺人夜深了小说讲了:他给姐妹做伴娘,结果村里有婚闹的恶习,新娘遭人欺负,他上去帮忙,于是伴郎“你……你这个女的怎么这样不害臊!快松手!”他不备我碰他那里,刺激的僵了一*子,说话的声音也开始暗哑起来。。

    月蓉儿09-08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