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山背村

古墓鬼影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古墓鬼影是忘雀的经典作品。未解的古国之迷,诅咒之的古墓,一群盗墓者怪异的经历。 古墓鬼影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和哑哑无亲可投,无路可去,就选择了去参军,由于我的左手臂有一块向符纹一样的胎记,入队出了点问题,但后来我们福利院院长跟那排长解释了一幡。那排长勉为其难的让我入了队。。“师~~~兄~~~”刘佳佳委屈地喊着,连撒娇的声音都带着疲惫,陈建文回头看看她,她脸上淌着汗水,黑色背心也湿了几块,嘟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他有点哭笑不得地说:“这才走了四分之一不到呢,谁让你背那么多东西?”她就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说:“我又没来过,怎么知道这山路这么长啊?师兄~~~老子都拉下脸来跟你撒娇了,你就和我换个包吧~~~”陈建文觉得好笑,但还是坚决摇摇头:“不行,我可是听我爷爷吩咐回来办事的,背这个包回去,够我躺一天了都。其实你碰上这个天气已经算好的了,天气热,好久没有下雨,泥路才比较好走。要是一连下了几天暴雨,路再被摩托车、卡车碾上几次,车轮印旁边垒起的烂泥能到人的膝盖高,走一趟下来鞋底的泥都有几斤重。现在你时运大好没有碰到,就老老实实自己背着走吧。”。...

古墓鬼影小说-第六章 山背村全文阅读

  低矮的山丘脚下盘着一条山路,山路曲折,或爬升翻过山脚,或伏低经过野田,路是一辆车宽的泥路,因为水土流失严重偶尔会有塌陷处和细沟,附近几个村的人就用石块填充。山脚一边有个小村子,村口七八个人在乘凉,山脚忽然转出来一男一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男的背个帆布背包,瘦弱白净,戴个黑框眼镜,显得温文儒雅。女的玲珑俊俏,背一个硕大的迷彩登山包,直惹得村口几个年轻人连连吹起口哨。

  “师~~~兄~~~”刘佳佳委屈地喊着,连撒娇的声音都带着疲惫,陈建文回头看看她,她脸上淌着汗水,黑色背心也湿了几块,嘟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他有点哭笑不得地说:“这才走了四分之一不到呢,谁让你背那么多东西?”她就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说:“我又没来过,怎么知道这山路这么长啊?师兄~~~老子都拉下脸来跟你撒娇了,你就和我换个包吧~~~”陈建文觉得好笑,但还是坚决摇摇头:“不行,我可是听我爷爷吩咐回来办事的,背这个包回去,够我躺一天了都。其实你碰上这个天气已经算好的了,天气热,好久没有下雨,泥路才比较好走。要是一连下了几天暴雨,路再被摩托车、卡车碾上几次,车轮印旁边垒起的烂泥能到人的膝盖高,走一趟下来鞋底的泥都有几斤重。现在你时运大好没有碰到,就老老实实自己背着走吧。”

  “你!!”刘佳佳忽然想到什么,一副大事不好的表情,“哎呀,我忘了送包裹那人还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陈建文吃了一惊,赶紧问她:“啊?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说?快跟我说说。”“嗯嗯,不过我现在背包背得好累想不起来了,要不你帮我背一下先我仔细想想?”他一愣,看看她期待的表情,哈哈大笑:“逗逼,这样能骗得了我吗?”

  几座矮山后有个村,村子不算大,但地形倒是奇特得很。村子呈壶型,外围都是彼此相连的山丘,中间低洼处则是一大片稻田,一条溪水从山上流下,贯穿田地,从壶口流出。壶口沿着溪水两岸有两条路进出,一条随着一边的山脚延伸,沿途建有一排砖瓦民房,村里人称为“下屋”。一条随着另一边的山腰延伸,沿途同样建有一排屋子,便是“上屋”。壶口有个牌坊,牌坊外一条曲曲折折的山路上,一男一女正慢慢地走来。

  陈建文背着那硕大的迷彩包,弓着腰,气喘吁吁地摸向了村口的牌坊,牌坊是石头造的,被风雨侵蚀得坑坑洼洼,坊上刻着“山背村”,朱砂已经脱落不少,两边的立柱底下被人用粉笔、黄泥画了些幼稚的图画,破洞处插满了烧完的香和蜡烛。刘佳佳背着帆布包就跟在后边,哼着歌,一边还用手机对着一旁的毛竹变换着角度。

  陈建文终于扶上了立柱,整个人就往草地上一躺,把迷彩包压在底下再也爬不起来,像是一只被翻过来后翻不回去的老乌龟。刘佳佳刚看了他一眼,立刻就大叫着冲过来推他,“我儿子!你别压我儿子身上!”陈建文累得话都不想说,只是喘着气被她推开,默默地对她竖起中指。刘佳佳就比了个“耶”手势龇牙一笑。

  村子很安静,本来就不多人家,只有陈氏和刘氏两个家族,刘氏在下屋,陈氏在上屋。两家人一上一下隔田相望,百年来有合作也有对峙,关系十分微妙。村子其实是陈家人的祖上,清末名士陈炽建的,村子的祠堂便是他主持修的,但刘家人在村子也有近乎一样长的岁月,两家的老祖宗也没有在家族记事上做些记录,谁也不知道当初刘家人是怎么迁过来的。两家人也有互相联姻,陈建文有个姑姑就是嫁到了对面刘家,小的时候他还常过去找他堂哥玩,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两家人也就彻底决裂。

  陈建文背着迷彩包,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家门口,路上经过的房子里都没什么人,现在村里的人大多都出去工作,在外面安顿好了就一家子接出去,陈建文的叔叔伯伯就已经定居赣州,所以陈家才那么冷清。他在一处老房子门前停了下来,顺便喊住走过了头的刘佳佳,“房子就这样了,凑合凑合吧。”陈建文有点尴尬地说,刘佳佳看看房子,和农村常见的砖瓦房一样,小而破旧,饱经沧桑,但总会给后辈们温馨和怀念。她一脸的不在意,饶有兴趣地对着老房子又是“咔咔”拍几张照片,然后指指房子旁边一栋没建好的小洋楼问:“那个也是你们家的?”

  陈建文看了一眼,说:“我小叔的,几年前就嚷嚷着要盖洋楼给我们一大家子住,又不学好,抽烟喝酒打牌用掉的钱都够盖两栋楼了,这不到现在还只是建好个两层的水泥楼呗,连门都上锁了,根本住不得人。”陈建文开了门锁,说:“进来吧,收拾一下东西还要喂鸡,晚点去地里摘些菜,今晚让你试试这里的天然农家菜。”两人进了屋,屋里就一个小厅,一个灶房和两个房间,家具不多,而且同样破旧得很。墙上贴着些“毛主席头像”、“十大元帅”、“年年有鱼”之类的画,有些被油烟熏得发黑。陈爷爷虽然是退伍老兵,有抚恤金拿,但是中央说有两千,到了市里就剩一千,到县里就七百,最后陈爷爷拿到手里的也就五百,买些柴米油盐平时吃点猪肉过节买点衣服鞋子就所剩无几了。两个儿子也不富裕,老人就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

  刘佳佳好奇地四处看看,陈建文仍然有点尴尬地说:“老人过得清苦,别嫌弃别嫌弃。”“不会啊,挺好的,以前我爷爷家也这样。”她注意到一个柜子上摆着一副黑白相片,上面是个面目慈祥的老奶奶,相片前面的香炉满是香灰以及新的旧的香烛梗。“这是你奶奶?”陈建文收拾着包里的东西,也没看便说:“是啊,我三四岁时她就病逝了,六十多岁,她人很好。”刘佳佳回头看看陈建文的表情,一愣,忙上前打哈哈:“喂,你说我们今晚怎么安排睡房啊?我看这里……也就两间房而已。”陈建文哑然了,好一会儿才脸红着说:“小的那间房是我爷爷的,锁住了而且他也没给我钥匙,剩下的就只有大的那间房……虽然有两张床……”刘佳佳一愣,忽然明白了陈建文为什么脸红。

  夜晚,村子人声寂静,虫鸣却是不绝,更给人一种荒寂的感觉。破旧的卧房里置有两张彼此相连的床,床边整齐叠着几套衣服,放着包,陈建文正披着棉被,盘腿坐在床上,给另一张床上坐着的刘佳佳讲乡里的奇闻异事。“……第二天大早,村里人在溪涧里发现了滚落下山的赵老儿,他神志已经不清了,口里不断说着:‘血萤子……血萤子……’”他的表情模仿得很到位,在昏黄的钨丝灯下更显阴森,吓得刘佳佳一身鸡皮疙瘩。陈建文忽然哈哈大笑:“哈哈哈吓到了吧?这就是隔壁坳子村的血萤子故事,怎么样?”

  “那个……我……”她发现自己声音都变了,忙咳一下,“我想知道这故事是真的吗?”“哈哈哈怎么可能?我还是小学时就听过了,估计又是哪个想象力丰富又闲着没事干的老头老奶奶编的吧。”

  “这样啊……还以为是真的呢。”刘佳佳低下头,看上去竟然有点失望。她把身上的棉被又裹紧了一些,“你们这里白天那么热,没想到晚上这么冷,还要盖棉被睡觉。”“大山里嘛,晚上自然凉得很。”她四周看看,“你不是有两个小堂弟的吗?怎么都不在啊?还有你们陈家那几户人也没在。”陈建文也摇摇头,说:“没办法,我叔叔伯伯都出去了,这次放国庆就更是提前把老人也接了出去,我两个堂弟去镇里他们外婆家住了。”刘佳佳就笑笑,说:“你看对面刘家人每一户都有灯火,就你们这边没人气,这样下去陈家人赢不过刘家人咯。”陈建文因为她的一语双关瞪了她一眼,但很快自己也消极下来,无奈地说:“富不过三代啊,我爷爷小的时候还是个少爷呢,我太爷爷是县里的大地主,当时家里朱门铜柱,外戚门客不计其数,辉煌得很,我祖上陈炽的祠堂也是他花大钱整修过的。谁知后来土改,被抄了家,我太爷爷也被批斗死了,家里人死的死,逃的逃,就剩了我爷爷三兄弟还在这,我爷爷排老二,不是长兄不用为父,不是幼弟不用人照顾,干脆就从了军去抗美援朝,在前线打了几年居然也毫发无伤地回来了,这才成了家。又因为自小不爱念书文化水平不高,只能一辈子干农活。”刘佳佳一边饶有兴趣地听着,一边还不忘揶揄:“好汉不提当年勇,爷爷不提,孙子倒是说得津津有味。”陈建文就瞪她,刚想开口,忽听外面“咣啷”一声,像是玻璃被打碎的声音,两人吓了一跳,互相看看,刘佳佳轻声说:“会不会是小偷?”

  “怎么可能?你看看这屋,有什么值得偷的吗?”他蹑手蹑脚下了床,从旁边抽来一根竹竿,回头说:“你待在这儿,我出去看看。”却见刘佳佳已经从包里掏出一把撑死了也只能削水果的折叠刀,一脸兴奋地下了床。“你,你干嘛?”她眼里闪着光,挑挑眉,说:“你不懂,高手都是用短刀的。看我干嘛?快点,你打头阵。”

  “额……”陈建文只好哭笑不得地带头出去,轻轻开了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淡淡的月光照得周围一片冷清,只有对面刘家几户人亮着灯有点声音。他拿出手机开了手电照照老房子两边的窗户,“没破啊,那刚刚是哪里的玻璃碎了?”他又照照门前一段路,“没有脚印,也没有摔碎的玻璃瓶之类的……你发现什么了吗?佳佳?”没有回应,陈建文回头一看,刘佳佳正背对着他,看向老屋旁那栋没建好的洋楼发呆,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喂,你怎么了?”她回过头,苍白着脸,一副“见了鬼了”的表情。“师,师兄,你不是说……那栋楼都锁上了吗?”

  “是啊,干嘛?”

  “那,那是谁?”她伸出颤抖的手指了指那栋楼一楼右边的窗户,陈建文看过去,只见窗户的玻璃破了个大洞,一颗带血的人头就贴在玻璃上,睁大了圆眼死死地瞪着他们。

热门

  • 真始之天路

    最新章节:真始之天路第5章又丢了工作在线阅读
    真始之天路,仙侠武侠小说真始之天路由作者龙殇创作,真始之天路全集免费阅读尽在掌读。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惊世的才华。有的只是一颗平和正义的心。她重来也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从一个平凡的地球小乞丐走上修仙的高峰。她不会御人,更不知道阴谋鬼记为何物。虽然成功但最后唯有那一句,“假如能重来,将永远只希望自己还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一无是处的小乞丐。”有得到便自然会有失去,成功是一条极其艰苦的征途。面对至亲磨难,她无言只能忍痛。面对至爱的陌生,唯有悄然离去。作品主角:公元2885年,地球。。

    龙殇08-02 连载中

  • 仙缘沉浮

    最新章节:暂无
    既然你主动送给上门来,那自己后接受了。。独家完整版本小说《仙缘浮沉》是绵羊雅最近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白色兮宫

    绵羊雅08-02 连载中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最新章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第四章 一字马 免费试读
    主叫叶子倾城楚江的书名叫《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它的作家是楚琴子最近关于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很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神州顶尖特种组织战神的老大

    楚琴子08-02 连载中

  • 何以情深负薄凉

    最新章节:暂无
    小说主人公是傅薄笙何以晴的小说叫《何以情深负薄凉》,是作者雪蓝沁儿所编写的虐恋情深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两年的时候,何以晴名义上是傅薄笙的豪门太太,可是却忍受着她残忍的折磨,终究她还是失去了她们的宝宝,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她疯丢了,她才忽然间发现自己早就爱上了她……...

    雪蓝沁儿08-02 已完结

  • 绚烂花事

    最新章节:《绚烂花事》第4章 他不记得她了
    《绚烂花事》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了花雨周绚的爱情故事,花雨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人,最好学生,可是不人看,乖巧的花雨也会早恋,也许应该称之为暗恋,他爱的人叫周绚,一个天生带着光环的人,花雨一直努力想要靠近他,却不知道,周绚早就把他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等着他自投罗网!一条下着大雨的街道上,因为是下班时间,人尽然有点多,北方的冬天,不下雨就干冷,一下雨就更冷,花雨拢了拢外套,花雨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天,连续下几天的雨了,就没看有要停的意思,对于这样的天气,花雨是有点难过的,独在异乡为异客,只要一下雨就有点想远方的家,想着这样的天,赖在床上,暖暖的,不出门就可以吃到爸爸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

    溪鱼之煦08-02 连载中

  • 军长把我宠上天

    最新章节:军长把我宠上天第8章 不哭了喊报告
    《军长把自己宠上天》是由作者杨子之爱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精彩片段:“您不要这样!自己……自己不卖了!”苏沫沫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脸上上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上上,人却冷硬得使他感觉到陌生。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绝不会出卖自己!昨天晚上她才发誓死也不会回来,不过一夜的时间,她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杨子之爱08-02 连载中

  • 贴身神医护村长

    最新章节:贴身神医护村长第006章 销路
    《贴身神医护村长》由作者醉酒不乖所写都市现在情小说。小说精彩节选:消失六年的徐方突然回到故乡,不联想到家住着新任的女村长。 徐方决定帮助女村长发展山村,凭借他过人的手段,原本穷的山村,逐渐变了富饶之地。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

    醉不乖08-02 已完结

  • 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

    最新章节: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第一章 两辈子都这么惨
    主是凌天望周若安的小说是《偷吻妃:深情王爷轻点撩》,是作者麻花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身为一流杀手的他,穿越到古装变成一个不受宠的小姐。 他可不是什么任人欺凌的性子,所有欠他的,他都会一分不少的,全都要回来! 什么?这位王爷对他好像很不对? 搞的他心慌慌...... 可不能就这样被吃定了啊!...刺骨的寒意像是上万只不知名的虫子,疯狂的蚕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麻花豆08-02 连载中

  •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

    最新章节:暂无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是一本诡异言情小说,小说主是林杏子慕景2人之间的事迹。小说精彩节选:“啊!”一声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传来,自己看见赵小曼的整半张脸上都快速腐烂了下去,露出白骨,渗人至极!自己的汗毛当时跟着竖了起床。

    杨柳08-02 连载中

  • 花开有期

    最新章节:第5章
    甜宠新书《花开有期》由浅谈辄止所编写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主马文辉奚念白,内容主要讲:初夏,夜晚十点,s市的某五星宾馆。 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他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他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他的情绪很不稳定。...

    浅谈辄止08-02 连载中

  • 冰美人的废材老公

    最新章节:第5章 意外再见
    给大家提供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免费阅读,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小说的又名是《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我的完美女总裁》、《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小说的作家是憨厚三子,楚文星苏明月蓝雨橙是小说的主要角色。楚文星是超极强者,她本想归来平凡人的生活,奈何为了捆住美女总裁妻子苏明月的心,她再次眉如远山,眼若秋水,纤巧精致的脸蛋找不出一丝瑕疵,搭上那完美妖娆的身材,简直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的美艳高贵。。

    憨厚三子08-02 连载中

  • boss,你老婆又跑啦!

    最新章节:暂无
    boss,您妻子又跑啦!芥末榴莲最近章节免费阅读,女主叫录叶男主叫战廷骁的小说名是《boss,您妻子又跑啦!》,此书为网络作者芥末榴莲最近力作,小说又名《影后妻子不许逃》,全文讲述的是录叶并不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所以当他知

    芥末榴莲08-02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