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外魔入侵

锦绣修仙路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锦绣修仙路是盛夏雨儿的经典作品。是转世重生了,但是再次穿越了,这什马时空,我的仙力呢,我的空间呢,玛蛋,父母双亡?身具巨额财富,族伯欺辱?夺财,还得夺命,不说话的当我好欺负是吧,看我不将你们这些牛鬼蛇神通通给拾掇了!!!“百灵!”男子突然深情地看着花宛,花宛打了个哆索,特么的,又是一个透过她看到她前身的人。后面的墙退无可退。只好硬着头皮。。“这么一大片地界,是雷击木,那得要多少雷来轰啊,我现在可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仙界的劫雷那么马虎,不加料都不能叫雷劫。”花宛自言自语,又想到了自己接受的都是加了料的雷劫,不然自己哪有这样的成长,便对魔尊和颜悦色了起来。。...

锦绣修仙路小说-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外魔入侵全文阅读

“这是雷击木,雷击木的属性就是吸收任何光源,难怪里面看不见,那浑蛋老魔对所有禁制免疫,但若是他看不到,摸不着的禁制就没有办法了。”花宛突然想明白了一切。

“这么一大片地界,是雷击木,那得要多少雷来轰啊,我现在可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仙界的劫雷那么马虎,不加料都不能叫雷劫。”花宛自言自语,又想到了自己接受的都是加了料的雷劫,不然自己哪有这样的成长,便对魔尊和颜悦色了起来。

“我们只知道雷劫管控的厉害,却并不知道原由,这回算是弄明白了。雷力资源也是有限的。”

“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我就能给你们布一个雷池出来。”花宛想着脑海中的禁制中那几道不认识的仙纹了,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跟雷有关的,那浑蛋老魔无疑是怕雷的,只有那样的劫雷才能困得住他,他能解了一般的禁制,但是对于有雷力的禁制却是无能为力,所以他只能呆在那一小块地方。

花宛把那个禁制又用水镜凝了出来,然后对着上面的几道纹一道道地试,总算是把那几道不认识的仙纹给搞定了,确实是与雷力有关,有引雷的,有加强的,还有转换的,正在她兴奋不已的时候,山洞里传来了一阵凄惨至极的叫声,两人对看了一眼,忙让小金藤裹着他们进去。很快他们来到禁制前,里面的浑蛋老魔身上雷光肆虐,花宛看着那禁制上面闪耀的光芒,最后一点的疑虑也消失了,忙抻手在家中画了起来,然后她又扔了个发光的小禁制进去,这次那个小禁制封在了浑蛋老魔的嘴上,他果然叫不出来了,而且他怎么也没有办法拿掉嘴上的禁制,手一碰到禁制就给电得浑身都在颤抖。而且此刻他还身处雷区,原来这个禁制是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出雷力,轰得他外焦里嫩的,让他没有精力再出来害人,但是又杀不死他。花宛可是想要他的命的,这个人始终象个定时炸弹一样。万一哪天他脱了困,又来找她麻烦可如何是好。

“主人,小怨有法子。”小鼎的器灵这会发出了声音,花宛几乎都当他不存在的,自从他吞了太岁以后,她除了炼丹还有吞噬怨气几乎都想不起来他的。

“什么法子?”

“封印啊。小鼎里有很多禁制的,您也学过仙纹和神纹的知识了,再加上小鼎里的肯定能把他封得再不见天日。”

“他现在不也是不见天日吗?”

“可是我感觉那个禁制有变弱啊,也许有一天,他能脱困也不定啊。”

“那可不行。”花宛拿出了小鼎,以前她探索过小鼎,不过,里面的东西太强大,她还真没好好看过。她把魔尊带进了小鼎,魔尊的修为立马便恢复了,他伸了个懒腰,这没有修为的日子真心不好过,“那么多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花宛耸耸肩。

“你也说了熬了,慢慢熬呗。”

小怨在花宛的头发上坐着,看着象个透明的小人。魔尊伸手去捞他的时候,他躲开了。

“…”

我讨厌主人以外的人碰我。

“…”花宛一度以为是太岁回来了,这小怨刚开始的时候可是小心翼翼的,这会子倒是臭屁了起来。

“太岁,是你吗?”

“什么太岁,我是小怨。”

“不,你不是小怨,你就是太岁!”花宛斩钉截铁地对着小怨,还伸手把小怨捞在手里,一个劲地晃荡着。

“唉呀,头晕死了,臭女人,就不能对我好点。”

“谁叫你不说实话的,我还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呢,你回来了,真好!”花宛差点手舞足蹈。

“…”不就是个器灵,这么开心,也没见你看到我的时候这么开心过啊。

“小气的男人,你一直那么高冷不好吗?做什么这么小男人姿态!”魔尊听了大怒,什么小男人,他是纯爷们好不好,他就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怂了点,怎么就小男人了。“我看你是欠揍!”

“你看那个死骷髅要打我啦。”小怨,不太岁在花宛身边绕了起来,魔尊追它追的气喘吁吁。花宛抱住了太岁,瞪了魔尊一眼,多大的人了,跟个孩子似的。

“没想到你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

“都是那紫光啦,你吸收紫光的时候我也吸了点,果然神人就是强大。看吧,你在这绝灵之地没有影响,他就不行罗,一出去就成了凡人呢。”

“…”你不刺我两句会死啊,我怎么觉着这家伙对我一直怀有敌意呢?魔尊皱着眉头瞪着他。两人就这么互瞪着。花宛懒得理他们,赶紧把仙纹,神纹和小鼎里的禁制都拿出来做了个比对,原来小鼎里是大多数禁制的画法,花宛一直没有研究过,好多画法是她慢慢琢磨出来的,所以她的出产比较少,这里含盖了很多的高阶禁制符,只要在里面加上仙纹或是神纹,便能效果逆天起来,花宛越看越兴奋,也越画越顺溜。三个月以后,她已经能很好地把仙纹和神纹融进禁制符里去了。花宛兴奋地冲了出去,来到黑洞里,浑蛋老魔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显然那雷把他轰晕过去了。花宛拿出她最新研制出来的禁制符,朝着他扔了过去。那符原先只有巴掌大,从禁制里穿过去后就变成跟一个人差不多大小了,等部盖在浑蛋老魔身上的时候,发出耀眼的光来。

“啊,啊啊,啊啊!”浑蛋老魔瞪着两只无神的眼晴,显然多年的囚禁已经让他的眼睛形同虚设了。但是他的话音还未落,光便消失了,整个禁制把他裹了起来,开始压缩起来。花宛打开了那个禁制,有了她的新禁制,这个已经用不着了,她直接把它收进了空间。浑蛋老魔已经给压缩成了一个珠子样的东西,花宛拿起了它,来到空间里魔元果呆的那棵星球上。象上次一样浑蛋老魔慢慢会和噬血老魔一样成为魔元果树的养料。浑蛋老魔被魔元果树裹进去后,仙域的某一处半空,突然漏了一个大洞,里面有很多的不明物体冲了进来,遇到人就杀,并且吸收人家的修为,很快便为祸一方起来。因为地处偏僻。等到仙域里的大能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很多地方已经成了死城。仙域各势力忙组织手手进行反抗。

花宛递了个储物袋给魔尊,魔尊一脸的不解。“把这个给向阳帝君送去,那些被抓去做炉鼎的仙子们,一颗丹药就能让她们恢复如初,向阳帝君好歹也是百灵的父亲,虽然他不会当父亲,但是百灵却不能断了那份香火情,他一个帝君,总不能真的倾家荡产吧。”

“这下好了,向阳帝君不用破产了。你让我送去?”魔尊脸上又惊又喜。

“不要多想,只是请你帮个忙而已。”花宛转过了身,她一路冷情冷性惯了,虽然没有遇到让她感到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希望将来细水长流也是好的,没有了浑蛋老魔的困扰,她愿意放下脚步,好好享受生活。就从这里开始吧。她撕开了一道裂缝。

魔尊把储物袋交给向阳帝君的时候,向阳帝君的手都在发抖。“是她给我的?她不生我的气了?”

“这个晚辈不知,她应该是无怨无恨的,更不会生气,她说她跟百灵是没有关系的,毕竟她都转了不知多少世了,身上一丝百灵的影子都没有了,不过,她愿意接续百灵的那份香为情,仅此而已。”

“是本君错了,都怪本君,若本君让她世世都幸福,她肯定会回来我身边的,我原想把她抓在手心的,没想到却失去了,是本君的错。”向阳帝君一脸沧桑。突然警钟敲了起来,这是仙庭的召集钟声,会传满整个仙域。向阳帝君带着魔尊来到接收台,很快台上便出现了一段话,原来是仙域遭到了外魔的入侵。现在各方召集军队前往镇压。

“外魔是什么?”魔尊一脸不解,向阳帝君却是一脸急色,“你跟我说实话,你和百灵,哦,不花宛是不是杀了浑蛋老魔?”魔尊一愣。

“看你这样子就是了,怪我没跟你们说清楚,那浑蛋老魔本身没什么,但是他的身上有连接外域和仙域的通道,他活着,那通道便不能打开,他一死,那通道便会自动打开,放了那些外魔进来,这才刚开始,可能外魔的实力并不强,但是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更强大的进来,我原以为把他镇压在某处便没事了,没想到你们还是碰到了他。真是,天意啊!”向阳帝君感叹。

“那怎么办?”魔尊有些着急,若仙域遭受重大损失,花宛会受到反噬的。她现在没反应肯定是她的功德在帮她撑着,可未来如何,真不敢想啊。

“现在召集仙域四方人员去阻挡外魔,若顺利把那个通道给封起来,若不顺利就要出动神君了,可是神君在哪里都不知道,难怪仙庭的召集令如此急?”向阳帝君十分无奈。

花宛此时已经听到了外魔入侵的事了,也在朝着事发地点赶去,一路上只要碰到外魔就部灭杀掉,那外魔一被灭就化成了一股元力,倒是修士们的大补之物,好在花宛也能吸收,便不断地收割着那些外魔,但是那外魔好象无穷无尽一样,而且花宛发现那外魔的几乎没有弱点,只在心脏处有一个红点,跟在须弥山的那些魔人一样,不过那里的魔人死后形成了空间石,这个红点被灭后形成精纯的元力,看着一些仙人们胡乱地跟外魔打着,往往打不到点上,外魔根本无惧,花宛也是过了很久才发现的,她灭得比较快,原先以为是自己修为高,可是当她发现跟她一样修为的仙人也有陨落的时候才意识到,她的迷幻诀真的是帮了她大忙,忙向仙人们说明,外魔的心脏是弱点,果然,外魔消灭的速度快了一些,也没再出现大规模地仙人死亡。仙人们不断地发着传讯符,告知同门或是好友,慢慢地如何消灭外魔在仙域公布了开来,仙域的战斗力也提升了起来。大家都发现其实外魔也没那么可怕了。而且外魔死后也没有留下尸体,只留有一缕精纯的元力,魔修和道修都能吸收,仙界的空气也空前的净化了起来。仙庭才发现这外魔的到来并不是坏事,反倒让仙域各方更加磨练起自己的战斗力来,而且外魔死后形成的元力反倒让一些很多年瓶颈没有松动的人突破了。

“也许,就是因为大家生活太安逸了,才会止步不前,这次浑蛋老魔意外身死,倒让仙域好象打开了另一扇大门似的。”天帝看着下面低着头的向阳帝君,那个百灵啊,还真是个奇女子呢。原以为是她闯祸了,没想到反倒给仙域的发展指了个方向。

“朕该怎么奖励她呢?”天帝有些头疼,一般仙界的女修建功,不是奖励资源就是赐婚,可根据消息,那百灵的转世曾不止一次发表言论,她要自己做自己的主,最烦别人做她的主,看向阳帝君的样子也放弃了给做她主的想法了吧。不然不会这么挫败,也不会这么垂头丧气的。

“她好象不缺资源吧。”天帝拿着御笔写不下去啊。

“父皇,不用奖了,儿子早奖过她了哇。”仙尊偷偷钻了进来,一副做错了事,任人罚的样子。

“说,你做了什么?”

“嘿嘿,也没什么,就是百灵进阶的时候,儿子给她的劫雷里加了点料。”

“哦?”天帝脸一黑,特么的,那是一点点料吗?他难得清点一回库房,发现里面居然少了很多高阶的好东西,原以为只是仙尊拿去玩了,迟早会还回来的,可是现在照他这个说法,他那些个好东西只怕是回不来了,看来还真不用奖赏了,人家得到的好处多得他都没法算了。

“嘿嘿,她也怪不容易的。”仙尊挠了挠头。

“你也老大不小了,修为这么多年也没什么长进,现在既然知道那些外魔是修炼的好材料,那你还是去战场上走一趟吧。”眼不见为净,他怕他一个忍不住,爆打这傻儿子一顿了。

“嗯,孩儿跟魔尊商量好了,一起去呢,这就是来跟您辞行的。”

“赶紧滚,赶紧滚!”天帝一挥手,仙尊就给挥出了大殿,外面魔尊接住了他。

“怎么样,我说了,没事吧。”仙尊吓得腿软,手软。

“还说没什么,你没看到他脸色有多难看,要不是帝君在他面前,估计杀了我的心都有了。”

“看看,这不没事嘛。”

“我衣服都汗湿了,你得赔我。”

“娘们叽叽的,这个给你。”一个酒葫芦扔了过来,仙尊一看乐坏了。“这还差不多。”两人驾云朝着战场而去。

花宛也不知道杀了多久了,每次累了,就换个分身出来,她去休息。身边始终围着元力,一部分朝着丹田而去,一部分却朝着识海而去,识海里的肉球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花宛到大罗金仙以后,虽然五行阵每天帮她吸收仙力,但是却丝毫没有寸进,可是现在却能感觉到仙力柱在缓慢地上升。照这个进度,再过个几十上百年她就又可以进阶了,这些外魔都好象是没有灵智的一样。但是如此不停地杀也不是个事啊,虽然得到了很多好处,但是仙人们也是人啊,也要休息啊。不止花宛头疼,仙庭也头疼了起来,这都二十年过去了,还在不停地杀着。要是能有个禁制挡在那里,隔段时间就放一批进来杀就好了,就象那些外魔就是仙域人们圈养的一样,那样,想突破的人只要去那里杀一顿外魔不就行了。花宛每次休息的时候也会想到这个问题。但她还没有杀到最里面,不知道那个通道有多大,一切都得等她见到那个通道才能做决定。于是她不停地朝着通道处进发,遇到外魔就灭掉,这样又花了三十年,才来到了那处通道面前,里面正源源不断地朝里涌着外魔,这些外魔一个个前扑后继的,根本不畏生死。花宛眯着眼睛看着那个通道,手在空中比划着,每划一道都满含天地奥义,花宛集合了仙纹和神纹,再融入了雷力另外还附了个时间规则进去,每一百年开启一次,有需要的人可以来这里杀个痛快。

花宛隐身在空中,直画了一个月,一个鰵复无比的禁制才画了出来,只有巴掌大小的光圈,朝着那个通道按去。很快,整个天空一闪,通道口便给封了起来,上面有如多了一轮新月一般,只是它的光泽偏暖。不似月亮那般清冷,是透明的还能看到对面密密麻麻给挡在外面的外魔们,他们互相挤压着。

仙域又花了十多年才清理了所有的外魔,整个仙域的气氛一下子空前地和谐起来。花宛也回到了仙庭,她可是大功臣呢,不过她回到仙庭的时候看到了佛尊。一见到她就窜到她面前。

“师妹,转世佛说你是救世佛的时候,本尊还不相信呢,没想到真是呢,要不是你,这仙域只怕要生灵涂炭了哇。”花宛看着他热情的样子,眼中直放精光。本能地朝后退了两步。

“你来做什么?”

“我来超度那些亡灵啊。”

“…”好吧,不跟你计较,花宛准备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去。佛尊却跟着她,魔尊不高兴了,挡住了他。

“你让开,我还要跟她商量事呢。”佛尊推着魔尊,但是魔尊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佛尊没法子,歪着头对着花宛。

“那个,亡灵太多,需要借助你的佛手一用。”花宛皱着眉头。哪来那么多亡灵。

“那些外魔,虽然没有灵智但也算是个人哇,这次进入仙域的不下十亿计。部陨落在这里,不超度了他们,他们的魂掀无处可依,时间久了,反倒容易引起天道反噬,所以本尊才带着人来此商议如何超度之事。”

“那跟我的法相有什么关系?”花宛有些不解。

“你那法相是天地催生的,而且你一路走来,功德无数,那法相能让他们早入轮回…只是那样会消耗掉你一些功德,还有,你那法相还有攻击技能,那么多的亡灵,万一打起来有个法相也好让他心生畏惧。”看着魔尊越来越黑的脸,他的声音小了下去。

“佛尊,你心虚什么,我想不是一点功德吧,而是很多功德吧,你当我家花宛好欺负是吧,当她小不懂事是吧。”魔尊开始捋袖子了,特么的这个家伙他见一回就想揍一回。“你都说了不下十亿计的,那么多得消耗掉多少功德,你以为功德是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啊。不行!”魔尊把佛尊给推开了。

“师妹,转世佛说了,你是救世佛,靠你了呢。”

“你还是佛尊呢,是未来佛,未来可不靠你了,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魔尊象赶苍蝇一样赶着他。花宛都被他的样子给逗笑了起来。想起了白色的彼岸花。瞬间手上就出现了一朵。递给了佛尊。

“拿去吧,这个对你们应该有用。”

“怎么会有白色的彼岸花,这个怎么用?”佛尊等一众人都好奇了起来,在他们的印象中彼岸花不都是红色的吗?白色的代表什么呢?花宛拿着那彼岸花,只是朝着它打了一丝仙力进去,整个花便飞到了空中,一下子涨得有如一座山似的,当中出现了一个口子,与此同时,无数的魂魄便朝着那洞口飘去。很快周围的魂魄便消失怠尽,因为这是在仙庭,魂魄很少,所以很快就结束了,魔尊还处在震惊当中,“这,这岂不就是一个轮回通道,真不愧为救世佛啊,您可真是佛缘深厚啊,有没有兴趣去西天灵山,当个客卿什么的…”魔尊一把推开他。

“滚一边去,再敢舌灿莲花,我就剪了你那三寸不烂之舌。”佛尊脸上的狂热还没退去,就被魔尊给推到一边去了,一脸憋屈地看着他,仙尊笑得样子好欠抽啊。起身,别了别嘴,“不去就不去,做什么打人嘛。转世佛说了,你送他的东西不够吃呢,话说你是送了什么好吃的给他呀,他都不高兴见我们了,不过谁离开他都会交待一声,如果见到了你,记得给他带吃的。”花宛真心哭笑不得了,拿出了个储物袋扔给了他。佛尊刚想打开来看看。

“我劝你最好不要看,我怕看完以后不想在佛界混了。”花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佛尊有些迟疑地看了她一眼。把储物袋收进了怀里。顺道带着那朵珍贵的彼岸花领着一众佛修走了。

“总算送走这尊大佛了,真是让人讨厌。”魔尊看着佛尊远去的背影。

“还好呀,那人就是对佛教狂热了一些而已。”你好象不喜欢他,难不成…花宛侧着头看着魔尊,等着他的解释。却不想,突然灵光大盛,却原来是天帝来了,一众仙人们都起身相迎,花宛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还好魔尊拉着她站到了后面,仙界的大能们多着呢,他们可不就往下了排了。花宛一直低着头。等天帝过去了才抬起头来。没想到看到了向阳帝君,见她的视线投向了他,还朝他笑了一下,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原以为再见他心头多少会波澜的,原来,世世轮回,她与他真就成了路人呢,向阳帝君没有等到她的笑脸,一种失落感袭遍他的身,果真不是他的百灵了,以前的百灵一见到他,会如乳燕归巢般扑向他,但是这个花宛见到他,却一丝动的意思都没有,他真是失败,当初就不该听了朝晖仙子的话,不然父女如何会落得如此境地。天帝都坐了下来,还看到向阳帝君,傻傻地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一个女修,那女修想必就是转世的百灵了,与前世样子一点也不象,气质什么的完没有百灵的一丝丝影子,他估计是失落了吧,天帝传音让向阳帝君归座,向阳帝君才醒过神来。郁郁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仙域各处遭受外魔的侵袭,诸位都为灭魔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朕心甚熨。”领导开会一般都是冗长的,无趣的,花宛没听一会便犯起了困。可是她又突然惊醒了,眯着眼,她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似乎有什么人想往她的脑海里塞什么东西,幸亏她的元神强大,岂是随便什么人能改得了的,她把人家塞进来的那一堆东西用仙力包裹起来。然后直接从识海里给拉了出来,扔到了大殿上。天帝正给大家开会呢,见到这个不由一愣。仙尊很着急,他可是吓坏了,花宛的胆子太大了。

“那是什么呀?”仙尊把那一团子给拿了起来,然后那一团突然凝成了水镜,里面居然是一个小婴儿慢慢成长的故事,那个小女婴从小就受到了她父亲的百般疼爱。众人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肯定是向阳帝君干的,他这会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让人活生生的打脸啊。

“你以为,你那是为孩子好?”一道声音响起,众人一惊,却看到一位美丽的仙子驾云飞来。

“倾罗,是你吗?”向阳帝君激动的站起了身。倾罗落在了花宛面前,慈爱地看着她。花宛却是十分震惊,这个女子,怎么跟她在下界碰到的灵姑子那么象啊,那个人不是说是灵姑子,是哪里的人的?花宛努力地思索着玉简里提到的来历。她来到仙域还曾想过寻找灵姑子的师门,也好把她那么多的功法玉简还给她的后人。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那是我的一个分身,你受苦转世,我怎么能放心,便舍了一个分身,下去找你,可恨有人抹掉了你所有的痕迹,为娘的分身直到坐化都找不到你,但是为娘留下的东西,只有你能得到,天可怜见的,总算是没有白费了一翻心思。”倾罗慈爱地看着花宛,花宛看着面前拥有绝世容颜的女子,居然是前世的生身之母。她为了她居然舍了一个分身,她也是有分身的人,知道舍弃分身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从来没有说过她有多爱她,但却默默为她做了很多,若不是她,她很多的功法根本没法修炼。来到仙界以后也会是寸步难行,没想到这个伟大的女人,在不确定能不能找到她的情况下就去做了,这才是真正的爱,比那些想强加给她的强多了。

“母亲,虽然一直没有您的记忆,但是我相信您是一个好母亲,您的爱如雨露润物无声,孩儿感受到了。”花宛此话一出,脑海中关于这个母亲的记忆也一下子解封了起来,原来,并不象之前听说的那样,只有父亲疼爱她,她的母亲更是疼爱她入骨的,她也好奇怪,哪有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当然灵界的那个也疼她,只是可能受人蒙庇罢了,才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可是这个母亲,从头到尾都在为她付出,且从来不用为外人道。她转世后,她才心灰意冷,回到了娘家,再没出来。倾罗仙子只是握住了她的手。

“好孩子,你想不想起母亲,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开心就好,你如今修为已至大罗金仙,在仙庭奈何得了你的人也不多了,大可以象其他的纨绔二世祖一样,好生享受人生。看着你一直冷心冷情的,母亲心中无比心疼。母亲的家族也很强大的,不比向阳郡差,况你也靠不上他,有事还得你给他擦屁股,这样的男人让人瞧不起。”

“倾罗,在孩子面前,你就给我留些面子吧。”向阳帝君差点没哭出来。

“哼,你还有面子吗?里子都扒出来示众了,还要面子?”倾罗仙子对他毫不客气,花宛也觉得十分解气。有这样的父亲,她真心不觉得怎么样,也许当年的疼爱也是掺有水份的,谁知道他会拿她当什么筹码。不过现在她也不想追究了。突然发现当只螃蟹挺好的,在这样一位美貌母亲的庇护下。

“倾罗,你知道的,从小我就跟天帝为她跟仙尊指腹为婚了,如今她立了大功,正好你也在,让天帝赐婚,也是咱们向阳府一大美事。”向阳帝君话还没有说完,倾罗,花宛,魔尊,仙尊都跳了起来。

“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我的女儿,多尊贵的人啊,是那娘们叽叽的人配得上的?”

仙尊“…”

“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你要嫁女儿,别拉上我。”花宛恨不能敲开向阳帝君的脑袋看看,这家伙是不是让人给夺舍了,瞎点什么鸳鸯谱。

“仙尊一直与妙音有婚约,你们此举把妙音置于何地?”魔尊也是怒了,他自认为这个未来岳父很好了,没想到第一向他捅刀的居然是他。

“谁敢抢我家仙尊!”一道娇斥声传来,仙尊的腿都抖了,这下完了,他再解释也解释不清了。妙音仙子怒气冲冲地来到仙尊面前,“你敢背着我吃里扒外?”

“没有,没有,不是我,我从来对你没有过二心,天地可鉴。”

“你老子不喜欢我,你待如何?”

“我跟你走,我上你们家当上门女婿去。”仙尊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让妙音发飚,不然这仙庭她都能给掀翻了。

“你是朕的儿子,说什么混帐话,还上门女婿,朕打断你的腿。”天帝也恼了起来。

“师父早就说过了,孩儿的姻缘在妙音身上,您也是赞同的,为什么都变卦了?”仙尊也是一头雾水啊。这世界变化太快,他有点跟不上了呀。

“你懂什么,她是身负大机缘的人。不抱紧了她的大腿,你如何进阶?”天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现在拥有的不比谁差吧,进什么阶啊。大把的寿元,如傀儡一般的活着,孩儿宁愿早入轮回!”

“越说越不靠谱。”天帝气得差点没一掌拍死仙尊,花宛拉着浑身冒冷气的魔尊的手。

“走吧,这里真没意思,咱们找个地方闭个关,好生休息个万儿八千年的。”

“不许走。”向阳帝君一下子拦住了他们,倾罗仙子却出面了。

“我的女儿,想做什么都行,你没有权力阻止她,记住,百灵已轻转过了无数世,身上一丝百灵的影子都没有了,若她还有哪有今日的成就,我知道你觊觎她的运气,你们俩单方面提出婚事,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不要脸的好,别把孩子越推越远。真象你诅咒中的那样,成为仇人!”

“事到如今,我等可都烦不了了,她一定要嫁给仙尊。”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收回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否则我倾罗倾家族之力也不会放过你。”倾罗仙子粉面含霜。眼见着花宛他们都要出了视线了,向阳帝君朝着花宛拍去,花宛的佛手法相一下子祭了出来。毕竟是帝君级别的战斗,她没有想到第一个朝她出手的居然是向阳帝君。那个口口声声说疼爱她入骨的父亲,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佛手与他的攻击辅一接触便相互抵消掉了,花宛的周身出现了一片紫光,因而没有朝后退,但是向阳帝君却是朝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来,他那青白的面色显露出他此时的心情非常不美丽。

“你果然拿到了神石,交出来。”天帝也十发激动。

“果然,你们是为她身上的机缘宝物,看看你们这些活了多少万年的男人们,活得越久,身为男人的自觉就越退化,连抢人机缘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了。”倾罗一阵冷笑。同时她的脚下出现了一座莲台,放出护体灵光罩住了花宛和魔尊。

“你护不了她的,那神石放在她身上不安,不如交给我们,若我们能通过它去到神域,这仙界有什么好呆的。”天帝激动的不行,一众仙人也开始激动了起来,对呀,去神域啊,那一直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虽然外魔来后的元力对修士来说是机缘,但是对他们这种高高在上的仙人来说那是杯水车薪啊,他们想要突破,没有重大机缘,此生等于无望了,可是居然有神石的消息,而且看那样子,百灵已经得到它了,这种唾手可得的机缘,谁不想得到啊。

“对啊,小女娃娃,你修为太低,驾驭不了那神石,不如交给天帝吧,他带着我们一起去到神域不好吗?”太乙仙人上前做和事佬,花宛冷笑一声。

“不好意思,那神石我已经炼化了,要想拿到它,杀了我也许你们能得到它,也许什么也没有。”说完头也不回地撕开了空间,走了。倾罗拦下了要追去的向阳帝君。“看看你们的嘴脸,真让我感到恶心!古籍上说过,被神预订的人,可是你们随便想杀就能杀的,不怕引起神人的滔天怒火?我要是你们,就好生交好她,说不定得人家怜悯再有机缘的时候说不定想着我一点,就你们这样的,也能成神,那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众仙人脸上是红了青,青了红,不知如何应对,倾罗仙子一甩袖子,莲台飞起也走了。

花宛和魔尊出现在了魔域。“这回咱们可不能光明正大地四处溜达了。”魔尊看着下面的通缉稿,没想到那些人的动作还真快呢。这么快就开始到处找他们了。

“仙庭是不是太清闲了,那我把那处禁制打开好了,让他们有事做也不错。”花宛想了想。

“还不够,咱们还得把几处有机缘的地方列出来散布出去,让他们去寻找机缘,就没功夫来找咱们了。”两人相视一笑。

热门

  • 真始之天路

    最新章节:真始之天路第5章又丢了工作在线阅读
    真始之天路,仙侠武侠小说真始之天路由作者龙殇创作,真始之天路全集免费阅读尽在掌读。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惊世的才华。有的只是一颗平和正义的心。她重来也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从一个平凡的地球小乞丐走上修仙的高峰。她不会御人,更不知道阴谋鬼记为何物。虽然成功但最后唯有那一句,“假如能重来,将永远只希望自己还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一无是处的小乞丐。”有得到便自然会有失去,成功是一条极其艰苦的征途。面对至亲磨难,她无言只能忍痛。面对至爱的陌生,唯有悄然离去。作品主角:公元2885年,地球。。

    龙殇08-02 连载中

  • 仙缘沉浮

    最新章节:暂无
    既然你主动送给上门来,那自己后接受了。。独家完整版本小说《仙缘浮沉》是绵羊雅最近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白色兮宫

    绵羊雅08-02 连载中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最新章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第四章 一字马 免费试读
    主叫叶子倾城楚江的书名叫《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它的作家是楚琴子最近关于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很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神州顶尖特种组织战神的老大

    楚琴子08-02 连载中

  • 何以情深负薄凉

    最新章节:暂无
    小说主人公是傅薄笙何以晴的小说叫《何以情深负薄凉》,是作者雪蓝沁儿所编写的虐恋情深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两年的时候,何以晴名义上是傅薄笙的豪门太太,可是却忍受着她残忍的折磨,终究她还是失去了她们的宝宝,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她疯丢了,她才忽然间发现自己早就爱上了她……...

    雪蓝沁儿08-02 已完结

  • 绚烂花事

    最新章节:《绚烂花事》第4章 他不记得她了
    《绚烂花事》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了花雨周绚的爱情故事,花雨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人,最好学生,可是不人看,乖巧的花雨也会早恋,也许应该称之为暗恋,他爱的人叫周绚,一个天生带着光环的人,花雨一直努力想要靠近他,却不知道,周绚早就把他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等着他自投罗网!一条下着大雨的街道上,因为是下班时间,人尽然有点多,北方的冬天,不下雨就干冷,一下雨就更冷,花雨拢了拢外套,花雨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天,连续下几天的雨了,就没看有要停的意思,对于这样的天气,花雨是有点难过的,独在异乡为异客,只要一下雨就有点想远方的家,想着这样的天,赖在床上,暖暖的,不出门就可以吃到爸爸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

    溪鱼之煦08-02 连载中

  • 军长把我宠上天

    最新章节:军长把我宠上天第8章 不哭了喊报告
    《军长把自己宠上天》是由作者杨子之爱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精彩片段:“您不要这样!自己……自己不卖了!”苏沫沫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脸上上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上上,人却冷硬得使他感觉到陌生。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绝不会出卖自己!昨天晚上她才发誓死也不会回来,不过一夜的时间,她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杨子之爱08-02 连载中

  • 贴身神医护村长

    最新章节:贴身神医护村长第006章 销路
    《贴身神医护村长》由作者醉酒不乖所写都市现在情小说。小说精彩节选:消失六年的徐方突然回到故乡,不联想到家住着新任的女村长。 徐方决定帮助女村长发展山村,凭借他过人的手段,原本穷的山村,逐渐变了富饶之地。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

    醉不乖08-02 已完结

  • 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

    最新章节: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第一章 两辈子都这么惨
    主是凌天望周若安的小说是《偷吻妃:深情王爷轻点撩》,是作者麻花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身为一流杀手的他,穿越到古装变成一个不受宠的小姐。 他可不是什么任人欺凌的性子,所有欠他的,他都会一分不少的,全都要回来! 什么?这位王爷对他好像很不对? 搞的他心慌慌...... 可不能就这样被吃定了啊!...刺骨的寒意像是上万只不知名的虫子,疯狂的蚕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麻花豆08-02 连载中

  •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

    最新章节:暂无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是一本诡异言情小说,小说主是林杏子慕景2人之间的事迹。小说精彩节选:“啊!”一声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传来,自己看见赵小曼的整半张脸上都快速腐烂了下去,露出白骨,渗人至极!自己的汗毛当时跟着竖了起床。

    杨柳08-02 连载中

  • 花开有期

    最新章节:第5章
    甜宠新书《花开有期》由浅谈辄止所编写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主马文辉奚念白,内容主要讲:初夏,夜晚十点,s市的某五星宾馆。 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他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他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他的情绪很不稳定。...

    浅谈辄止08-02 连载中

  • 冰美人的废材老公

    最新章节:第5章 意外再见
    给大家提供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免费阅读,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小说的又名是《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我的完美女总裁》、《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小说的作家是憨厚三子,楚文星苏明月蓝雨橙是小说的主要角色。楚文星是超极强者,她本想归来平凡人的生活,奈何为了捆住美女总裁妻子苏明月的心,她再次眉如远山,眼若秋水,纤巧精致的脸蛋找不出一丝瑕疵,搭上那完美妖娆的身材,简直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的美艳高贵。。

    憨厚三子08-02 连载中

  • boss,你老婆又跑啦!

    最新章节:暂无
    boss,您妻子又跑啦!芥末榴莲最近章节免费阅读,女主叫录叶男主叫战廷骁的小说名是《boss,您妻子又跑啦!》,此书为网络作者芥末榴莲最近力作,小说又名《影后妻子不许逃》,全文讲述的是录叶并不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所以当他知

    芥末榴莲08-02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