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浑蛋老魔

锦绣修仙路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锦绣修仙路是盛夏雨儿的经典作品。是转世重生了,但是再次穿越了,这什马时空,我的仙力呢,我的空间呢,玛蛋,父母双亡?身具巨额财富,族伯欺辱?夺财,还得夺命,不说话的当我好欺负是吧,看我不将你们这些牛鬼蛇神通通给拾掇了!!!“百灵!”男子突然深情地看着花宛,花宛打了个哆索,特么的,又是一个透过她看到她前身的人。后面的墙退无可退。只好硬着头皮。。“母妃,外面说的都是真的?”百慧奔了进来,一脸急色地看着朝晖仙子,朝晖拉着她的手。。...

锦绣修仙路小说- 第二百三十章 浑蛋老魔全文阅读

“查,给我查,到底是怎么回事?”朝晖仙子气得脸都绿了,瞧瞧外头都在说什么呀,她不但是个做皮肉生意的,连向阳帝君都成了拉皮条的了,这若是让帝君知道了,她还有命在?还有仙山里那么多好东西,她扒拉来的几乎所有好东西都让她放那里去了,现在好了,让人一抢而空,又不能大张旗鼓地要回来,而且里面很多本就不愿做皮肉生意的女子趁机逃得七七八八,这一回她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母妃,外面说的都是真的?”百慧奔了进来,一脸急色地看着朝晖仙子,朝晖拉着她的手。

“百慧,现在母妃靠你了,你君父那里,你得想个法子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我要想法子把这事的影响降到最低。还有我想了想这事不简单,有很多仙人私下里是知道这事的,只是不说罢了,会是什么人把这事给捅出来的呢?还有,青莲一行人的魂灯居然灭了,能这么快出手灭了她的,仙界也没几个人,你说会不会是百灵回来了弄的?”

“她,可能吗?”百慧嗤笑了一声,“她最多才是个玉仙初期,多年前就如此了,当年让您玩得不亦乐乎,她有那本事吗?”

“可是,我思来想去,也没谁有这么大仇恨了呀。”

“反正不可能是她,她要是进了朝晖城还有命出去?我可早就布了天罗地网等着她呢。”百慧见朝晖仙子似乎还要说什么,忙挥了挥手,转身朝外走,“我得去找君父,说有百灵的消息,他肯定感兴趣,说不准我还会拉他出去走走,这里就靠母妃你啦,希望我们回来的时候,所有的事都平息掉了。”朝晖仙子忙按排人下去收拾残局。务要把坏影响降到最低。但是花宛岂是那种让人打了还不还手的人,她选择放开仙山的禁制就有了一系列的打算,她只是拿了几块仙石给城里的一群小乞丐,传闻便有板有眼了起来。

“听说向阳帝君就是个吃软饭的,这么多年,靠朝晖仙子养着他呢。”

“真的,假的,他可是帝君呀。”

“帝君也有穷有富好不好?”

“…”

“这朝晖仙子成为帝君的妃子还不到五万年哇,以前帝君就很富裕的呀,象百灵公主的母妃,听说还是仙界有名的大家族出身呢,当时那嫁妆可不知让多少人眼红呢。”

“就是,我还听说了呢,百灵公主的母妃自百灵公主转世投胎去了就再也没见帝君了,听说是对帝君多有不满,那浑蛋老魔怎么会摸进了禁法森严的向阳府呢,要说没有内应,打死我们也不信哪。”

舆论的导向从来不是由人控制的,思维越广阔,想得就越多,于是百灵公主如何转世也阴谋论了起来。朝晖仙子是越捂越麻烦,很快整个仙域都有传闻了起来,有好事者还假借浑胆老魔的口吻说,当年就是朝晖仙子放的人进去了向阳府,按说即便向阳帝君不在家,也不可能就让公主给人抓了去,难道向阳府除了向阳帝君都是死人吗?

“君父,真的,这次是真的,我听说有人在魔域看到了姐姐,她跟魔尊在一起呢,我派去的人也劝她了,可她就是不肯回来,君父,要不咱们一起走一趟吧,不然姐姐不回来,我这心里怪不落忍的,上次您跟魔君差点就打起来了,咱们朝晖城离这里可是最近的,当时我虽劝着您们不要打可不是我要站在他那一边,实在是为了朝晖城的百姓着想啊。君父,走吧,好不容易有姐姐的确切消息,咱们赶紧去不然她下回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说不定她也不想跟魔尊在一块呢,若是身不由己呢。”前面的话,向阳帝君都没有反应,这最后的一句话让他睁开了眼睛。

“你是说你姐姐有可能是让人胁迫的?”百慧没有说话,只是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哼,谁敢!”向阳帝君起身,百慧看到了向阳帝君的侍从焦急地在外面转来转去的,直觉不好,拉着他的手。“快,快点走吧,咱们去救姐姐!”两人一闪便在大殿里消失了,侍从长叹了一声,“能隐瞒多久呢?现在整个仙域都传遍了呀。”

两道影子出现在了魔元城的大街上,“君父,这里看着好象还不错,并不象想象中那么落魄呢。”百慧象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向阳帝君伸手点了点她的头。“调皮,你的人在哪里,快带为父去找他们。”百慧哪里交得出人来呀,说百灵在魔域也是胡编乱造的呀,眼睛转了转,又摸了摸肚子,“唉呀,君父,慧儿饿了,先吃点东西再找他们吧,反正一时半会的,他们也跑不了。”便半拉半拽地拉着向阳帝君进了一家看着还不错的酒楼。如果她有前后眼,她一定不会拉着向阳帝君进那家酒楼,可惜她没有,两人刚坐了下来,便有小二上了茶,百慧拿着菜单,想要吃一吃魔域有名的菜系。还没点完菜呢,隔壁桌的人就神秘兮兮地说了起来。

“听说了吗?那个向阳帝君这回要完了。”向阳帝君原本满不在意,正拿着茶杯准备喝茶呢,一听这话,一口茶没咽下去,给喷了出来。同时酒楼里听到这话的人不在少数,有此反应的也不在少数,大家都竖起了耳朵。

“什么情况,包打听,这回你爆出来的消息要是不属实,我可不给钱啊。”

“尹爷,哪能啊,这事啊整个仙域都快传遍了,向阳帝君的妃子朝晖仙子生得体态风流,足足迷惑了向阳帝君好几万年了呢,你们知道她是什么出身吗?她啊,原先是修媚术的呢,难怪能迷住帝君啊。”

“修媚术,迷惑自己的老公也无可厚非,关键是人家还有个道场呢,每年给她提供无数媚惑的资源。”

“这么隐秘的事你也能知道?”

“帝君十分宠爱这个妃子,有一年好象是她生日,他就送了座仙山给她,她就把它给开发出来了,里面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美伦美奂,里面有她网罗来的无数美貌女子,除了敛财的同时,还助她修炼媚功。”

“这是人家的事,咱们瞎操什么心哪。”

“关键是里面好多美人她不是自愿去当人炉鼎的呀。”

“什么,炉鼎!”有人惊呼,看着向阳帝君越来越黑的脸,百慧心知不妙,放下了菜单,“这里什么好吃的也没有,君父咱们还是换一家吧,而且这里的空气不好,太浑浊!”说着她还掩住了鼻子,但是向阳帝君不动如山,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她可没有想到她那个老娘办事效率这么低啊,她都把人拐魔域来了,消息却如长了翅膀一样也跟来了这里。

“对啊,有仙霸域各大世家的女子,还有咱们魔域的女子,听说还有妖族的女子,都是让人家迷晕了带过去的,常年困在仙山里头,不见天日,要不是那日仙山的禁制突然松动了,她们此生恐怕都要耗在那里,有些女修已经给采补的千疮百孔了呢。”

“天哪,那向阳帝君自诩是道修呢,是正人君子,从不屑这种事,没想到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自己的媳妇做这种皮条生意,不信他不知道。”

“就是,就是,若是自觉自愿的倒还说得过去,这强迫的,比咱们魔修都不如了。”

“那是,现在各大受伤害的世家都准备向向阳帝君发难呢,问他讨要个说法呢。”

“不过,听说向阳帝君跑了哇。”

“跑了,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这回啊,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众人兴灾乐祸的声音响起,向阳帝君额上的青筋直往外突,手指关节捏得咯咯直响,百慧吓得脸都白了,身上的衣服瞬间就湿透了。正准备向向阳帝君解释,向阳帝君起身便出了酒楼,一个闪身便回到了向阳府,侍卫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忙上前竹筒倒豆子一般,什么都给说了出来。

“她竟敢,竟敢!”向阳帝君一阵头晕,侍卫见状不对,忙上前扶住了他。

“帝君,您怎么了?”向阳帝君忙紧守心神,多少万年了,他还从来没有如此难受过呢,难不成他真的是老了?让仙力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他才吐了口气,睁开了眼睛,侍卫还在站在一边,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当年,倾罗就说过朝晖来历不明,恐不是个好人,没想到让她说中了,为了她还气走了倾罗,才让浑蛋老魔有机可乘,混到了府内,害了百灵。本君十分后悔。”侍卫低下了头。这是您家的事,奴才可不敢发表意见。

“来人,给我传朝晖仙子。”有侍卫下去了,不一会,朝晖仙子就哭哭啼啼地来到向阳大殿。看着一脸阴沉的向阳帝君。她多少年没弯下来的腰总算是弯了,还跪了下来。

“帝君,您可得给我做主啊,臣妾让人说得那么不堪,实在是没脸活下去了。”

“那你就去死吧。”此话一出,大殿里静悄悄地,落针可闻。朝晖仙子也是一口气咽在半空,上不上下不下的,一下子憋得她打起了咯来。

“帝君,您听我解释。您送我的仙山,我是给了门下的弟子们用的,没想到他们,他们居然那么大胆,这事臣妾从头到尾都不知情啊,帝君,臣妾天天在府里,不是伺候帝君就是在修炼,一年也出去不了一次,原是让他们当成个丹阁,售卖些丹药之类的东西,哪里晓得他们,他们…”朝晖仙子泪流满面,捂着心口,一副沉痛的表情,向阳帝君差点就信了她了,但是一想到听到侍卫打听来的消息,便气不打一处来。

“接着编。”朝晖仙子正声情并茂呢,听到这话如一盆冷水泼下来,不由擦干了眼泪,也不说话了,只跪在那里,委曲地看着向阳帝君,平日帝君最喜欢她这副样子了,这是她媚功的最大特色,无声无息地就让你沉迷其中,向阳帝君心一软,这时大殿里突然飘来一阵香味,帝君突然一下子神思清明,不由奇怪刚刚自己是怎么了,细想脸又黑了下来,特么的差点又着了这老娘们的道了。朝晖仙子使劲地散发身上的魅力,以前可是百试不爽的,这个男人肯定还是能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但是人家越来越黑的脸是几个意思,难不成她的媚功失效了,不可能啊,这些年她可从帝君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修为一直在稳步上升,反观帝君,头上居然都有白发了,上次采补差点让他发现了,她就说他有白发更显有魅力了才压下了他的疑惑。实际是因为他的能力让她采补走了好多的缘故,再多采几回,他也奈何不了她的哇,不行,一定得想法子,于是她又加深了自己的媚功。

花宛隐在暗处,看着那朝晖仙子又在向向阳帝君施展媚功了,冷笑一声,她平生最讨厌修有这种功法的人,从下界一路上来,好有好几次都差点着了人家的道了,她怎么可能不研究一下这种东西呢。朝着向阳帝君和朝晖仙子的方向各轻轻一弹,一阵看不见地烟雾落在两人身上,随即便离开了,后面的事不是她能操心的了的。

向阳帝君突然感觉到身上一阵燥热。看着下面跪着的朝晖仙子,真是体态风流,眉目如画,不由吞了口口水,挥手让侍卫们下去,朝晖仙子嫣然一笑,向阳亮君上前一把抱住了她,随后大殿里便传出了靡靡之音。经久不衰,所有侍卫早退得远远的,实在是那声音太具魅惑性了,他们听了都有些把持不住,便又多退了一些距离,于是到后面那声音由辗转低吟,变成惨叫的时候根本没人听到,向阳帝君从来没有如此勇猛过,他原先有些力不从心,可是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好象身上有使不完的劲一样,看着身下的女子由一开始的面色红润,香汗凝凝到面色苍白,他越来越感觉到快乐,直到身下的女子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妪,他才放过了她,此时的朝晖仙子已经晕死过去了,她原本想要采补了向阳帝君的,没想到她体内的功法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是释放的,一不留神,连元力也没守住,渡给了向阳帝君,她可不就成了一个白发老妪了。

向阳帝君看着地上白发的老妪,有一瞬间的愣神,看着镜中的自己好象一下子年青了二十岁的样子,不由恍然大悟,他这些年怎么会生出白发来的,原来都是这个女人采补了他的,这个女人来到他的身边从来就没安过好心,好在,最后关头,他不但夺回了他以前的修为,还把人家采补一空,让自己的修为境界又上了一层。达到了帝君大圆满,再向前就要成圣了。真是太大快人心了。

过了半天,朝晖仙子才醒了过来,她浑身都痛,看着坐在一边丰神俊朗的向阳帝君,她想娇嗔一声,让他扶她起来,这一次两人实在太疯狂了。“帝君。”原本娇娇软软的声音,说出来却似公鸭一样,深沉,沙哑。她才发现她一身吹弹可破的皮肤,此刻居然长出了老年斑。“啊!”一声尖叫,她看着光洁如新的地板上反射出来的她的样子,吓得以为见到了鬼。

“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行,不能这样,我要变美,我要变年青。”说着她还掏出了脖子上一直挂着的一个块水滴形的玉坠,双手紧握着它。那玉坠亮了起来,好象里面有很多能量渡到了她的身上,让她不再显得那么老了起来。但只是由百八十岁恢复到五六十岁便不再发光了。她取下了玉坠,没想到一取下来,它就碎成了粉末。

“可恶,能量太少,朝晖阁里的人都是死人吗?不晓得多传些能量过来!”向阳帝君看着她旁若无人的表演,心中十分厌恶,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个女人的底细了。这个女人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就是觊觎他的修为,不知不觉几万年过去了,居然让她得了那么多的好处。真是好险差一点他可就晚节不保了。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关起来,查封朝晖阁,把所有涉事的人给我拉出去示众。”

“帝君,有世家来府里讨要说洗,有宁家的,韩家的,黄家的…几乎每个世家都有女子被掳来了这里。她们的修为都有损伤,他们原先以为她们一直在外面历炼,没想到就给困在眼前,有一个已经给采补的千疮百孔,时日无多了。”向阳帝君十分动容。

“所有人家好生安抚。倾整个向阳府之力,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满意的说活,本君识人不明,难辞其咎,本君会向天帝请罪。”很快一封罪己诏就摆到了天帝的案头。天帝也头疼,这个向阳帝君一直是自己的好友,几万年前因为请他喝酒,结果把人家最疼爱的小公主给喝没了。害他这几万年少了个酒友,这会好了,新纳的夫人原来是个觊觎他修为的,他识人不明也不完是他的错啊,这事要搁他身上估计也跑不掉,那个女人他也见过,真是体态风流,是天生的尢物呢。又修有媚功,有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了她的进攻呢,不由唉了口气。

“向阳帝君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把罪魁祸首绳之以法,也愿意散尽家财以获得大家的原谅,朕就不苛责他了,他也是苦主,让人蒙弊了,就这么着吧。”天帝都这么说了,其他人有疑异的也不敢出声了,谁叫人家后台硬呢。

花宛来到了魔域,实在是她听仙尊说,魔尊让魔君给软禁在家呢,她得来看下他。如果他想离开,她尽量想法子带他一起离开好了。谁知她一入魔域,魔尊就来接她了。

“你不是被软禁了嘛?”

“不这么说,你会来看我吗?”魔尊笑兮兮地看着她。花宛脸一黑。特么的她就那么好骗,一拳就朝着魔尊轰了过去。然后两人傻眼了,幸亏这里不是市中心,只是城外一块不起眼的地方,但是山崩地裂可是实实在在的,而且那山裂开后里面居然涌出了大量的魔气。

“看来这里有古怪呢。”花宛早发现情况不对了,对着那一块她轰出来的裂缝,一阵比划,一层结界就形成了。还自带隐匿功能。

“一起下去出看看吧。”两人进了结界,朝着涌出魔气的地方而去,那沟还蛮深得,初步估计不下万米。

“你这一手还蛮漂亮的,只是天界不常有这种斗法,你这样的战斗力快比上天帝身边的战神了。”

“我只想自保而已,战不战神的不重要。”花宛云淡风轻,魔尊想了想,拉起她的手。

“以后让我来保护你吧。”

“这么多年我只明白了一句话,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最好还是靠自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很赞同你的说法,但是我会尽我所能,给你庇护。”

“谢了。”

“不用谢,只要看着你好好的,我就开心。”魔尊看着花宛雪白的脖子,心猿臆马了起来,花宛当然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两人朝着裂缝底部飞去。

“这里的魔气精纯的有些夸张啊,不会是有魔晶矿吧,要真是有魔晶矿,那你们可是要发了哈。”

“是咱们要发了。”魔尊补充了起来,花宛想着自己好东西一大把。有没有这个无所谓,但是人家既然带她分,她也不推辞,当下也没说话,继续朝下去,但是这魔气中她总感觉含有一丝丝的危险气息。两人不知下了多久才落到了地上,这里能见度实在太差,两人几乎面对面都看不清彼此。

“有古怪。”魔尊拉紧了花宛的手,他的手居然有些抖。

“怎么了?”花宛感受了一下。没有觉到异常。

“这里的魔气我居然没法吸收。你看看你能不能收?”花宛吸收了一下,居然没有影响,她没注意到她吸收的时候她空间中的紫珠一闪,估计就是它的功劳了。

“糟了,这里居然禁魔力,我现在成了一介凡人了。”花宛感受了一下自己,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啊,我好好的呢。”花宛有些疑惑地看着魔尊,此时她体内的紫珠一阵紫光放出来,周围十米以内总算是能看清了,还把两人包裹在紫光当中。

“看来这紫光对你十分有用,亏得有它了,不然咱们都变成了凡人,离开这里都成了问题。还有我饿了,想吃东西。”花宛没好气地看着这个吃货。无奈地拿出了一些吃食递给他。还好她的准备比较多,索性递了个纳物符给他。

“呀,这个好,你居然能想到用这个装吃的,真是太聪明了呢。”魔尊欣喜不已,有了这个就不怕了。两人因为能看清十米范围内的东西,便摸索着朝前走去。

“你看这里好象原本就有个裂缝,只是我恰缝其会罢了,不小心把这道裂缝曝露了出来,我想也是,我虽然很厉害可是也没这么厉害呀,轻轻一拳就能让大地开裂,难不成我真成了战神了。”花宛嘀咕着。

“小心些,现在我没有了修为,还得靠你保护,要不咱们还是出去吧。”花宛转头看了看他,大多数时候她还是会把他看成一个骷髅头的。

“当年你跟着我去了多少危险的地方,也没见你多说什么,怎么现在倒变得婆妈了起来?”

“这不是关心则乱嘛,再说了那会你遇到的能叫危险嘛,现在这里对我来说是未知的,当然怕你有危险啦。”

“歪理。”花宛带着她继续朝前走去,山石当中不好走,顶上不时有突出来的石头,若飞行的话,一不留神就要撞到石头,两人都选择走路,花宛是给逼的,魔尊是想飞也飞不了。

不知走了多久,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两人朝着水流的方向走去,越靠近水流,两人的护罩给压缩的越发小了起来,原先是十米,这会只有五米了,两人越发小心了起来。

“这水都是黑的,里面是魔气,是从那个洞里流出来的,咱们得爬进去。”花宛甩出了小金藤,小金藤卷起了两人,很快就到了洞口。

“这洞看上去深不可测,咱们还是小心些吧。”花宛还用他说啊,这么多年,她都不知探过多少地方了,但是进了这里她的心里总有些不踏实,但还没到心惊肉跳的地步,那说明有一定的危险,不会危及生命,便与魔尊在外面休息了一会,吃了些东西,两人相携着朝洞里走去。

一进去,就陷入了黑暗,花宛拿出了照明设备,那里面的黑暗好象能吞噬掉一切光源一样,照明设备也不起作用,只好自己打开迷幻眼,她是能看见的,此时的魔尊倒象是个睁眼瞎了。

“不怕我打劫你啊。”两人走了会有些无聊,这里安静的可怕。花宛调侃了起来。

“欢迎啊,劫财劫色都行。来吧。”魔尊一副任君彩撷的样子。花宛哭笑不得,原只想开个玩笑,这丫的时刻等着沾她便宜呢。

“死相,滚!”魔尊的嘴却裂了开来,这个女人一各清冷,如今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代表他是不一样的?真想让她多骂两句呢。

两人走了不知久,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人停下了脚步。静等着那声音过来。居然有铁链声。

“呵呵呵,呵呵呵…”一阵令人后背发麻的声音响起,两人忙紧紧贴在了一块。花宛一个人的时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这会有两个人她居然感到了一丝恐惧,果然人还是不能有了依赖,她坚定了自己的心,便朝着那个声音走去。她的眼睛能看得清这里,虽然很黑,但她她还是看到了一道禁制出现在她面前。这是用来封印一些十恶不赦的老魔们的常用手法,花宛把禁制描绘给了魔尊,魔尊皱着眉头,记忆里没这样的东西啊。

“估计是上古时候的吧,你不知道也正常。”花宛对这些本来就很感兴趣,当下便开始拆解了起来。魔尊看着她推算的一头劲。便来到禁制跟前。

“你是谁,怎么会被困在了这里?”

“外头现在是什么世道了?”里面声音似乎并没有因为封印而显得衰弱。

“你还没回答我呢。”

“小辈,你修为太低,那个女娃有点意思。本浑蛋最喜欢女人了!哈哈哈…”魔尊本能地朝后退了两步。“你是浑蛋老魔,你不是身死道消了吗?”

“呵呵,难得有人还记得我,我身死道消,那也得他们有事本灭了我才行,他们以为把我困在这里就万事大吉了?天真!”锁链声远去,似乎那老魔回到了他的洞穴里,花宛的手在听到那人是浑蛋老魔的时候就抖了一下。原来仇人就在眼前啊,当年她可是宁死也不愿从他的,没想到兜兜转转的,又碰上他了。

“那在灵界的须弥山是他的分身吗?”花宛小声地问。

“肯定是的,这个是不是真身还不确定呢,史书上记载,他不是让你君父给打死了吗?”

“也许史书上太夸大了吧,凭他?”花宛眼前出现了向阳帝君的样子,那样子迷惑几个小姑娘还行,斗法?还是别提了,要不是他是帝君级别的,仙力比她要厚重,真斗起来她还真有可能赢了他。

“现在怎么办?这可是你前世的仇人呢。”魔尊看着远去的浑蛋老魔,总觉得他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毕竟让人囚在这里这么多万年了。

“哼,我是不会放过他,既然这里囚了他,那就生生世世地囚在这里好了。”

“可是不对啊,我来了这里修为被禁了,他的修为应该也被禁了,可为什么还要给他上锁啊?”

“不上锁,万一人家偷跑出去了,为害仙域岂不是麻烦。”花宛看着那禁制,里面只有几个她不熟悉的仙纹,这个禁制虽然高端但是却不如她炼制的,她的可以添加进神纹,也许还真能囚了人家在这里生生世世呢。

“小丫头,我闻你的气息感到一丝熟悉呢,你是本魔以前认识的人吗?”花宛拿下了光锦,激发了它的光能,周围一下子亮了起来,对方愣了一会,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居然是你,你不是当着我的面自杀的吗?都魂飞魄散了,怎么还在这里?你没死?”

“你话太多了,从前我弱小,奈何不了你,可不代表我现在会放过你!”花宛眼前一次次地出现那绝望的场景。

“小姑娘,你身上有我十分需要元阴,只要你肯给我,何必要闹到身死道消的下场,再说了,隔了这么多年,你又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岂不是说咱们之间的缘份真是天注定呢。”

“我呸你个天注定!”魔尊气得脸都黑了。

“你不是那个臭小子嘛,这么多年过去了,修为可圈可点,但是比起我来差远了,你们女人不是崇尚力量的吗?我的力量可是比他要大多了,怎么样,小姑娘看看我的肌肉,还有,我的身材,不比他差,我肯定能让你感到比跟他在一块更舒服!”花宛气得脸红,这个老不羞的,居然在她面前说这样的浑话,敢情认为别人不能把他的嘴给封上,就这么口没遮拦的,于是手在空中划了几下,一个光圈出现透过禁制,果然落到了人家的嘴上。

“呜呜呜…”里面的人说不出话来。

“死老魔,就是这样才好,让你口没遮拦。”魔尊松了口气,他虽是魔修,但是是谦谦君子好不好。咋然听到那些混账话,也是感到十分无奈的。过了好久,对方才说出话来,“你对我做了什么,害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花宛一惊,她的禁制这么快就让人给破了,不科学啊,忙眨了眨眼睛,看向里面,里面的浑蛋老魔嘴上的禁制已经缺了个口子,几乎不影响他说话了。她的禁制虽然简单,但是威力并不差啊,问题出在哪里?她皱着眉头,仔细地想着,若她的禁制人家那么容易就破开了,那面前的这道禁制在花宛看来并不高端的他为什么不来破,反倒安心地给囚在这里这么多年,这当中肯定有什么她忽略的东西。不由四下里看了起来。这里黑乎乎的,所有的光源都能给吸收了,是什么东西有如此威力,或是说那个人看不到这个禁制,所以出不来,这一想法让花宛出了一身的汗,她现在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她还真是没有把握能一下子战胜了他,更何况魔尊此刻战力无啊。

“关键时候就掉链子。”花宛十分郁闷,她此时可以随时进到空间里去,但是一想到那个人便如鲠在喉。没遇上便罢了,这遇上了,若不报了仇,她以后的道心何以安宁?当务之急是先搞清楚这里黑暗的来源,再想法子把那老魔灭在此处,两人朝外走去。

“你发现了什么?”魔尊出了那里,长舒了一口气,那里总让他感到一丝压抑。

“这里有古怪,好象能吸收掉所有的光源一样,而且你的魔力是禁的,你肯定也不止修炼一种吧,要不你试着调用你的仙元力试试?”

“试过了,没用,我想你之所以没有被禁,肯定跟你吸收的紫光有关,那紫光在传说中可是神光呢,你已经是被神预定了的人哦。恭喜你。”

“…”这哪跟哪呀,好吧,不说这个了,但是你那要死了娘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不过那种东西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需要有大气运的人才能拥有,怎么样,以后我是不是要跟着你混了呀。”

“越说越不靠谱,说,你让仙尊给我喂了那么多的雷力,不就是促进我的身体的变异吗?没有那些雷力,我哪有机会吸收了那块紫石,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之中,还说这些牙疼话,你这么着力的培养我,有没有私心?不怕我将来翅膀硬了,连你也揍?”

“我乖乖听你的话,你也揍?舍得吗?”

“…”这是赤果果的秀那啥?花宛无语,她就那么好脾气,由得他如此调侃?转身离开,连个眼神都没有留下,跟在身后的魔尊抓了抓头发,一副害羞不已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成熟,象个毛头小伙子。可是他跟百灵是一起的,可不得有几万岁了?还这么弱鸡?不敢想了。“咚!”唉呀,光想心事了,撞到石头上了,眼前是金星直冒。

“你说你,走个路也给撞倒了,你可真是能啊。”魔尊手忙脚乱地扶她起来,看着她额头上突出了一角,还有些红,心疼的不行。花宛却是打开了他的手。什么玩意这么硬,她这身体经过那样的打造,不说钢筋铁骨,也不是一般的东西能伤得了的,可额头上火辣辣的疼是几个意思?

给自己打了几个回春术,才感觉舒服点,魔尊已拿出了药膏,在她额上抹了起来,一股清凉袭来,让她嗡嗡的脑子总算是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黑乎乎的墙,伸手摸了摸,没有金属的冰冷质地,但也没有其他材料的温润。这材料跟在洞内的很接近,为什么在洞内就看不见,到了外面就能看到了,花宛抬头看看天空,那裂缝变成了一条线一样的天空,好在有光进来,不至于在黑暗中摸索。

花宛用手使劲在那黑石上抠了起来,但是抠了半天,什么也抠不着。指甲差点都要抠断了。

“你要做什么,跟我讲啊。这种体力活,我来干就好。”魔尊摩拳擦掌,花宛只是瞪了她一眼,她刚刚好象想到了什么,但是却让他一下子打没了,她还得重新思考。魔尊也观察起了那块黑石起来。

“这玩意儿是什么材质做的啊,跟雷轰过似的。”这话让花宛的心中一动,对啊,雷轰过的,表面烧焦了,黑黑的,但是经过长久的祭炼,可以做成很多的上品仙器,那么个魔头不用仙器如何困得住。

热门

  • 真始之天路

    最新章节:真始之天路第5章又丢了工作在线阅读
    真始之天路,仙侠武侠小说真始之天路由作者龙殇创作,真始之天路全集免费阅读尽在掌读。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惊世的才华。有的只是一颗平和正义的心。她重来也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从一个平凡的地球小乞丐走上修仙的高峰。她不会御人,更不知道阴谋鬼记为何物。虽然成功但最后唯有那一句,“假如能重来,将永远只希望自己还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一无是处的小乞丐。”有得到便自然会有失去,成功是一条极其艰苦的征途。面对至亲磨难,她无言只能忍痛。面对至爱的陌生,唯有悄然离去。作品主角:公元2885年,地球。。

    龙殇08-02 连载中

  • 仙缘沉浮

    最新章节:暂无
    既然你主动送给上门来,那自己后接受了。。独家完整版本小说《仙缘浮沉》是绵羊雅最近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白色兮宫

    绵羊雅08-02 连载中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最新章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第四章 一字马 免费试读
    主叫叶子倾城楚江的书名叫《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它的作家是楚琴子最近关于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很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神州顶尖特种组织战神的老大

    楚琴子08-02 连载中

  • 何以情深负薄凉

    最新章节:暂无
    小说主人公是傅薄笙何以晴的小说叫《何以情深负薄凉》,是作者雪蓝沁儿所编写的虐恋情深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两年的时候,何以晴名义上是傅薄笙的豪门太太,可是却忍受着她残忍的折磨,终究她还是失去了她们的宝宝,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她疯丢了,她才忽然间发现自己早就爱上了她……...

    雪蓝沁儿08-02 已完结

  • 绚烂花事

    最新章节:《绚烂花事》第4章 他不记得她了
    《绚烂花事》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了花雨周绚的爱情故事,花雨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人,最好学生,可是不人看,乖巧的花雨也会早恋,也许应该称之为暗恋,他爱的人叫周绚,一个天生带着光环的人,花雨一直努力想要靠近他,却不知道,周绚早就把他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等着他自投罗网!一条下着大雨的街道上,因为是下班时间,人尽然有点多,北方的冬天,不下雨就干冷,一下雨就更冷,花雨拢了拢外套,花雨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天,连续下几天的雨了,就没看有要停的意思,对于这样的天气,花雨是有点难过的,独在异乡为异客,只要一下雨就有点想远方的家,想着这样的天,赖在床上,暖暖的,不出门就可以吃到爸爸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

    溪鱼之煦08-02 连载中

  • 军长把我宠上天

    最新章节:军长把我宠上天第8章 不哭了喊报告
    《军长把自己宠上天》是由作者杨子之爱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精彩片段:“您不要这样!自己……自己不卖了!”苏沫沫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脸上上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上上,人却冷硬得使他感觉到陌生。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绝不会出卖自己!昨天晚上她才发誓死也不会回来,不过一夜的时间,她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杨子之爱08-02 连载中

  • 贴身神医护村长

    最新章节:贴身神医护村长第006章 销路
    《贴身神医护村长》由作者醉酒不乖所写都市现在情小说。小说精彩节选:消失六年的徐方突然回到故乡,不联想到家住着新任的女村长。 徐方决定帮助女村长发展山村,凭借他过人的手段,原本穷的山村,逐渐变了富饶之地。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

    醉不乖08-02 已完结

  • 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

    最新章节: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第一章 两辈子都这么惨
    主是凌天望周若安的小说是《偷吻妃:深情王爷轻点撩》,是作者麻花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身为一流杀手的他,穿越到古装变成一个不受宠的小姐。 他可不是什么任人欺凌的性子,所有欠他的,他都会一分不少的,全都要回来! 什么?这位王爷对他好像很不对? 搞的他心慌慌...... 可不能就这样被吃定了啊!...刺骨的寒意像是上万只不知名的虫子,疯狂的蚕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麻花豆08-02 连载中

  •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

    最新章节:暂无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是一本诡异言情小说,小说主是林杏子慕景2人之间的事迹。小说精彩节选:“啊!”一声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传来,自己看见赵小曼的整半张脸上都快速腐烂了下去,露出白骨,渗人至极!自己的汗毛当时跟着竖了起床。

    杨柳08-02 连载中

  • 花开有期

    最新章节:第5章
    甜宠新书《花开有期》由浅谈辄止所编写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主马文辉奚念白,内容主要讲:初夏,夜晚十点,s市的某五星宾馆。 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他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他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他的情绪很不稳定。...

    浅谈辄止08-02 连载中

  • 冰美人的废材老公

    最新章节:第5章 意外再见
    给大家提供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免费阅读,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小说的又名是《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我的完美女总裁》、《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小说的作家是憨厚三子,楚文星苏明月蓝雨橙是小说的主要角色。楚文星是超极强者,她本想归来平凡人的生活,奈何为了捆住美女总裁妻子苏明月的心,她再次眉如远山,眼若秋水,纤巧精致的脸蛋找不出一丝瑕疵,搭上那完美妖娆的身材,简直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的美艳高贵。。

    憨厚三子08-02 连载中

  • boss,你老婆又跑啦!

    最新章节:暂无
    boss,您妻子又跑啦!芥末榴莲最近章节免费阅读,女主叫录叶男主叫战廷骁的小说名是《boss,您妻子又跑啦!》,此书为网络作者芥末榴莲最近力作,小说又名《影后妻子不许逃》,全文讲述的是录叶并不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所以当他知

    芥末榴莲08-02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