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稻田

第四章 大雪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蛙鸣曲小说简介

蛙鸣曲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仙侠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当初的冬天里,一个大雪纷飞的夜幕降临时,傻个张喝多了酒。上厕所回去摔倒在门前的台阶上,就再也没有没站出来。  赫牛村的看坟人就这样死在了小学校园里。  就在那半年,金家坟岗子周围的稻田地里陆陆续续立起了不少的石油井架。站在靠近了井架的稻田里,你便会闻见一这以后金家坟岗子又卖给了一个关里人,这个关里人在那里建了一个玻璃制品厂。。...

蛙鸣曲小说-第五章 稻田全文阅读

  孙光当兵的那年,金家坟岗子就被人承包了,承包人放倒了岗上的树木,在岗上种了花生地瓜,由于收成低,第二年就没人承包金家坟岗子的土地了。村委会于是把金家坟岗子开发成了沙场。两年后,金家坟岗子被挖平了,只剩下岗子边缘上的一小片坟地了。

  这以后金家坟岗子又卖给了一个关里人,这个关里人在那里建了一个玻璃制品厂。

  傻个张住的房子被关里人扒掉了,然后在那地方盖了一排库房。

  傻个张住进了村小学,做了工友。当年的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傻个张喝多了酒。上厕所回来跌倒在门前的台阶上,就再也没站起来。

  赫牛村的看坟人就这样死在了小学校园里。

  就在那两年,金家坟岗子周围的稻田地里陆续立起了不少的石油井架。站在靠近井架的稻田里,你就会闻到一股原油味。油井边上的水沟也变黑了。

  连北大河的河水也变黑了,再吃河里的鱼就会有一股原油味,那其实不是原油味,而是靠近城市的乡镇建的工厂的排放物的味道。

  赫牛村的闸房被弃用了,稻田都改吃电井水了。来自地下的电井水既凉又缺少河水的肥力,不利于水稻生长。稻农用了大量的化肥来提高水稻产量,又用杀虫剂来保护水稻,用除草剂代替了除草劳动。

  孙光因打架袭警被部队遣送回赫牛村时,他家的稻田刚好插完秧。

  孙光回村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半,他就去给稻苗上水了。

  天快亮的时候,孙光家的稻田都上满了水。他正想堵上稻田的上水口时,村里的胡老二扛着铁锹走过来了。

  孙明一见胡老二就把本想堵上的水口又挖宽了一点。

  胡老二急忙冲着孙光说:你这水不都上满了嘛,还打口子干什么。

  孙光说:我家的稻田我愿意。

  胡老二说:我家的稻田干死了,我要上水,你快把水堵上吧。

  孙光说:你说堵就堵啊,等着吧,我没上完呢。

  胡老二瞪起了眼睛说:我等个屁啊,再等我家的稻苗就死了,你快把水给我堵上,要不我可不客气了。

  孙光也瞪着胡老二说:**算个什么东西,我就不堵,我看看你怎么不客气的。

  胡老二说:小逼崽子你敢骂我!他边说边抄起铁锹来堵孙光家的上水口子。

  孙光的铁锹一下打在了胡老二的铁锹上。

  原来,在孙光当兵的第二年的五月里的一天,孙老蔫雇了台拖拉机耙平了稻田地,准备明天就放苗插秧了。

  这时候,胡老二开着耙地的拖拉机过来了。

  孙家的稻田紧挨着道,胡老二的稻田在孙家的里边,紧靠孙家的稻田。

  孙老蔫见了胡老二,急忙上前拦住他说:我的地耙完了,你走前边老李家的地吧,我问过了,他家过几天才插秧。

  胡老二根本不听孙老蔫的,直接把拖拉机开进了孙家耙好的稻田里。

  孙老蔫跟着胡老二的拖拉机冲进了自家的稻田,死死地拽住了拖拉机上的胡老二。

  胡老二下了拖拉机把孙老蔫摁倒在田埂上,几拳下去,孙老蔫的牙被打掉了一颗。

  事后大嘴找了关书记,胡老二给孙老蔫赔偿了医药费误工费,还给孙家耙好了稻田。

  大嘴写信把这些事告诉了孙光,孙光当了特种兵后一直没得回家,他今天见了胡老二就有了为父报仇的想法。

  胡老二意识到了孙光是找茬,他也知道孙光从小就和白二混在一起,挺能打架,在部队又当了特种兵,放倒了一个警察才被部队开除了,他不想和孙光打架,但孙光的铁锹砸在了他的铁锹上,他也抡起铁锹向孙光的脑袋拍了过去。

  孙光的铁锹砸到胡老二的铁锹上后,就折断成了两截。这时胡老二的铁锹向他拍了下来,孙光往前一跳避过铁锹。

  胡老二是个彪形大汉,他用力过猛,铁锹砸在地上也折成了两截。

  身量不高的孙光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一步跨到胡老二的身前,右腿高高抬起,然后一下拍踏到胡老二的左肩偏下的地方。

  胡老二倒在了水沟旁,孙光俯身下来,用三根手指扣住了胡老二的喉结说:你再动我就掐死你。

  孙光回家后,知道了事情原委的孙老蔫吓坏了。他说:胡老二叔伯兄弟好几个都不好惹,你快出去躲一躲吧。

  孙光想起他家的几个亲戚家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孬,好友白二因偷原油还重伤了看原油的工人,被判刑了。他无人可找,就翻出来那把日本匕首,进屋睡觉了。

  克夫

  孙光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规矩地坐在雍雅菊家的炕沿上。

  炕上放着一条给雍雅菊的金项链,还有跟郝刚借来的给雍雅菊妈买彩电的两千元钱。

  雍雅菊妈对被部队遣送回来的孙明冷哼了两声,就不在理睬孙光了。

  孙光没想到雍雅菊妈能同意他把雍雅菊带回赫牛村。他心中打定了一个主意:和雍雅菊做了夫妻那点事,以后就不怕雍家退婚了。

  孙光的奶奶已经去世了,晚上孙光和雍雅菊一直呆在原先奶奶住的西屋,孙光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雍雅菊,浑身一点点地发热起来。

  孙光觉得他已经控制住了雍雅菊,他伸手去解雍雅菊的裤腰带时,雍雅菊却拼力拽住了孙光的手。就在这时,大嘴敲响了屋门。

  孙光下地打开屋门小声说:今晚我住这屋。大嘴说:没登记呢往一块住什么。

  大嘴推开门,拉出了孙光。雍雅菊见了大嘴说:大姨你来给我作伴吧,我一个人害怕。

  第二天,太阳还没爬起来,雍雅菊妈坐着她们村的三轮车来到了孙家。

  雍雅菊妈说:大菊你大舅来了,今晚就回去了,他要看看你,你跟我回吧。

  大嘴拽住雍雅菊妈的手一口一个亲母地叫着,但她还是没能留住雍雅菊妈。

  望着三轮车的背影消失后,大嘴向村西头走去,孙光一转身回屋了。

  大嘴去了村西的二肥子家,二肥子的妹妹嫁给了雍雅菊她们村很多年了。大嘴一回家就对孙光说:我去二肥子家打听过了,他妹妹过曾议论过你老丈母娘。

  雍雅菊妈的娘家是百里外的一个盛产西瓜的乡村的。雍雅菊的姥爷被自家拉西瓜的小四轮车轧死了,从小四轮车上掉下来,脑袋被后轮轧了,村里人都觉得这人死得有点奇怪。雍雅菊的姥姥三十多岁守寡,没再嫁人。

  雍雅菊妈三十多岁时,雍雅菊爸晚上到村里的小卖店买东西时被村里的一辆小四轮车撞死了。雍雅菊妈也没再嫁人。

  知道底细的人中私下里有议论雍雅菊妈和姥姥的,说她们克夫。

  二肥子遮遮掩掩地说了这些事,他妹妹是不让他说的。

  大嘴说完了,又想了想对孙光说:雍雅菊妈高颧骨大白眼睛面相不善啊。

  孙光听了妈妈的话毫不在意,他从小就不信鬼神不信邪。

  上小学时,一个同学拿来了一封信:南京苍天府,雷震下石碑一块,现出经文三卷。在眼前,应照章,速来行善事,免劫年天诛。……此经卷,先传于田府三人,后多日日传诵,照章实践,受益无穷。此传诵传于马校长,马校长不信,百般污蔑诽谤谩骂,过了数日,满门死尽……照得福见此信,要于十日内传信于亲朋好友,传信越多福祉越多,传信越远,幸福美满。

  看见信的同学纷纷买邮票信封抄信寄信,再懒的再心疼邮票信封钱的同学也会寄出一封信;孙光见了信当着同学的面骂了信,并没有寄出一封信。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活得好好的吗?

  孙光不愿再听妈妈唠叨,当日就骑车去了雍雅菊家。

  雍雅菊家就在村小学旁边,小学大门的校牌是用汉蒙两种文字书写的,门口还有个微型蒙古包。

  雍雅菊家的另一边人家新盖的三间“楼座子”,把雍雅菊家两间低矮的旧瓦房显得难看极了。

  孙光进了雍雅菊家先把买的鱼和肉放到厨房,然后问雍雅菊说:你大舅呢?

  雍雅菊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说:啊——他走了。

  孙光想起雍雅菊妈早上说的你大舅今晚就回去了的话,现在是上午十点雍雅菊大舅却不在。

  孙光看出来雍雅菊妈是说了谎话。

  从孙光进屋和雍雅菊妈打过招呼,她啊了一声后,她再没和孙光说一句话。

  雍雅菊和孙光把做好的菜端上桌时,她冲着女儿说:你吃吧我不饿。说完就倒在炕上背过脸睡觉了。

  好说笑的孙光见了这场面也不好意思大声说话了。

  吃完饭,孙光和雍雅菊无聊地看了一会电视,见外面天黑了就轻声说:我们到外边溜达一会。

  雍雅菊妈爬起来说:大菊小时候在村口撞到过“黄皮子”,晚上不能出门。

  孙光早看出他被部队遣送回来后,雍雅菊妈不愿意女儿再和他交往。

  晚上,月光照在愁眉不展的孙光的脸上,他望了一眼横在他和雍雅菊中间的雍雅菊妈的后背,翻了一个身,想着对策。

  第二天吃过早饭,孙光对雍雅菊说:你带我去你们村的岗子去呗,你们村的岗子比我们村原先的岗子大多了。

  雍雅菊妈抢在雍雅菊说话前说:大菊啊,妈这两天胸口疼的厉害你别乱走了。

  孙光虽然被部队遣送回来,但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得过奖的特种兵。

  孙光剩下的这点自尊心全被雍雅菊妈剥夺了。

  他忽然觉得雍雅菊妈太过分了,他无法再忍受了。

  他满怀怨恨地从雍雅菊家回来,就整天在自家的稻田地头转悠。他想起小时候妈妈在家一吵吵嚷嚷的,爸爸就扛起铁锹去稻田地的情景。现在他懂爸爸了。

  孙光每日去稻田地都要经过消失了的金家坟岗子,去北大河边散心时就要路过废弃的闸房。稻田里的排排电缆铁架,散落的石油井架磕头机已经让稻田少了些开阔的感觉。

  孙光觉得这千亩稻田变化最大的还是大量消失了的青蛙,在稻田里听不见声势浩大的青蛙鸣叫的合奏曲,这稻田的味道是真的变了。

  水稻抽穗扬花的时节,水稻消耗了大量营养,需要补充肥料。这一天,孙光给稻田地里撒完了化肥后,就用自行车驮着剩下的大半袋化肥去了雍雅菊家。

  雍雅菊她们村附近没有河流,原来没有稻田,后来利用电井水才陆续开了稻田。

  雍雅菊家只有两亩多的稻田,下午两点钟,孙光把大半袋化肥都撒到了雍雅菊家的稻田里。

  这时雍雅菊说:孙光快走吧,要下雨了。

  连着两天,每到中午南半天就聚满了乌云,然后就落下些大雨点,再过一会天就晴了。

  今天也是这种情况,所以地里干活的人都没在意南半天的乌云。

  孙光随着雍雅菊催促他回家的声音看向天空时,南半天的乌云已经迅速地占据了北边的天空。

  地上起风了,天空好像是一瞬间变黑了。

  地里干活的人纷纷离开田地往家里跑了。

  人们刚跑出不远,天空又亮了起来。

  孙光抬头一看,天空中的乌云碎裂成了大小不一的黑石头块,黑石头块间露出了纵横交错的白色缝隙。

  几十年不遇的一场特大冰雹在出现了几十秒的奇特天象后,疯狂地砸落下来了。

  孙光拽着雍雅菊趴到大道下的排水沟里,孙光双手紧抱着脑袋,整个身体压在了雍雅菊的身上,任由拳头大小的冰雹砸在自己的身体上……

  孙光和雍雅菊回到家里时,看见院子里的一棵枣树被风吹倒了,下屋旁边有几只被砸死的鸡鸭,窗上的玻璃都被砸掉了。

  他们走进屋里,见屋地中间到窗台的地上,有一层融化成鸡蛋黄大小的密密麻麻冰雹,雍雅菊妈蜷缩在北炕的衣柜角上一动不动。

  这天夜里,孙光梦见:

  燃烧的太阳中,飞出一只只火鸟。火鸟遍布天空都化作了小太阳,一片红光笼罩着大地。

  孙光汗流浃背地走在无边的红沙漠上,他的脸是红色的,连他的身影变成了红色的。

  孙光望着天地间一圈圈不停闪烁的红光,他热得渴得走不动了。他马上就要倒下,倒下了便会像红沙粒融入沙漠中,再也不能起来了。

  一阵阵迷茫酸楚绝望堵住了孙光的心头,他用手擦了一下鼻边的眼泪,满怀憋屈地回头看了一眼。

  孙光看见了身后出现了一座小红庙,他马上恢复了求生的念头。

  他走进小庙,看见了扛着青龙偃月刀全身通红的关老爷像。他回身关上了庙门,再回头时看见红关公变成了白面目的观音。

  孙光安心地坐下了,他觉得忠义的关公大慈悲的菩萨是来拯救世界的。

  孙光坐好了后,又抬头去看观音,菩萨的脸突然变了:瘦黄的脸,两腮深陷,颧骨高凸,大白眼珠淹没了黑眼珠,死气沉沉目光。

  孙光脸白了,那枯瘦老妇人死气沉沉的目光突然变得冷气森森的,她盯住孙光从嗓子深处慢慢呼出两个字:克——夫——

  孙光在惊恐中愤怒高喊起来,但他发不出声音,他魇住了。

  孙光挣扎着啊的一声从梦中醒来。雍雅菊被惊醒了,她下地摸了孙光的头说:你发烧了。孙光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你睡觉去吧。

  天刚见亮,雍雅菊就出去给孙光买药了。

  雍雅菊一出门碰见了村东头商店的雍奎亮,他在挨家挨户地给送玻璃。

  雍奎亮进屋放下了玻璃,说了价钱和上玻璃师傅来给上玻璃的时间后,就走了。他推开外屋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转回头,指着躺在里屋的孙光问雍雅菊妈:那个是大菊的对象吧。

  雍雅菊妈白了孙光一眼,压低声音说:那是我娘家侄子。

  早醒来的孙光听见了雍雅菊妈的话,怒不可遏,他坐了起来强压住心头怒火,冷冷地对回屋的雍雅菊妈说:大姨我怎么变成你侄子了。

  雍雅菊妈被质问得恼羞成怒,随口说:啊怎么的大菊不想和你处了。

  孙光紧盯着雍雅菊妈说:那大菊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呢。

  雍雅菊妈躲开孙光的目光说:大菊不好意思说,让我告诉你。

  孙光哈哈哈地连哼几声说:我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得过奖的特种兵,你当我傻吗,不愿意说不愿意的,说了那么多谎话不累吗?

  雍雅菊妈又羞又恼,红着脸喊了起来:啊——是我不愿意了,大菊敢不听我的我就去喝药。

  ……

  秋收

  孙光和雍雅菊妈吵架后,气得没等雍雅菊买药回来,就背着被冰雹砸出的红疙瘩回家了。

  孙光在家想了几天,又去了雍雅菊家。

  雍雅菊妈一见孙光就说:大菊不跟你处了你怎么又来了。

  孙光见了雍雅菊妈眼睛就发黑,心里早没了亲切尊重,冷漠地说:我得听大菊亲口跟我说。

  雍雅菊不敢看孙光,低下头不说话。

  雍雅菊妈显出一脸不屑的神气,缓缓地说:还看不出来啊,都不想理你了,还不走啊。

  孙光对着雍雅菊连声说:大菊我就想听你一句话,大菊你说话呀。

  雍雅菊妈不耐烦地说:大菊早和我说过了,现在是不好意思张口,要不你走看她叫你不。

  孙光瞪了雍雅菊妈一眼说:大菊我们相处了一场,你不能就这么让我回去吧。

  孙光说完转身走了,他边走边等着雍雅菊叫他的名字。

  孙光走出了雍家大门,推着自行车一直走回了赫牛村。

  孙光回到家里,走进西屋趴在炕上,眼泪就流出来了。

  孙光想起他上次流泪,好像是十几年前,爸爸逼他向赖他偷桔子的孙明承认是他偷了桔子的时候。当时他只掉了几滴泪,而此刻泪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止不住地落下来。

  孙光不去擦泪,只觉得冤屈冤屈冤屈:

  他是特种兵连队里训练最刻苦的战士,他想将来能多在部队干几年,能分配到工作,让雍雅菊离开农村过上城镇生活。

  他为了博得雍雅菊母女的欢心,厚着脸皮跟郝刚借了一大笔钱,安排了她们母女的北京行。

  他因为没能请假回家看雍雅菊而喝多了酒,又帮全力资助雍雅菊母女北京行的郝刚打架,最终断送了一生的大好前程——他是有希望通过走职业兵的道路而获得分配工作的机会的。

  不结识雍雅菊母女,这一切是不会发生的。

  到头来,雍雅菊母女一脚踢开了他。不对,是雍雅菊妈一脚踢开了他;对,是雍雅菊妈嫌弃他没有前途了,就逼着雍雅菊离开了他。

  这个老太婆太可恶了。此时,孙光想起了妈妈说的雍雅菊妈克夫的事,他相信了。

  半个月后,孙光来到了雍雅菊家。他见了雍雅菊妈,忍住怨气恳求说:大姨我和大菊是有感情的,我保证一辈子对大菊好,将来我一定挣大钱让你们母女过上好生活的。

  雍雅菊妈看也不看孙光,平静地对着窗外说:你就死心吧,大菊不——可——能——再和你处了。

  孙光感受到了雍雅菊妈踢他出门的坚定的决心,想好的他可以倒插门来雍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的心沉到了冰凉的河底。

  孙光的爱心死了,怒气重生,他起身冲雍雅菊妈说:既然这样了,你给我拿一万块钱吧,我们就算了结了。

  这里有个习俗:男女青年搞对象期间,如果双方满意了,往往要举行订婚仪式。父母和至亲好友都要到场,男方要根据经济条件与满意程度给女方过礼——数额不小的钱与黄金饰品。男女双方正式结婚前,如果男方先提出退婚,那女方一般就不会退还礼金礼品,数额太大也只能退还部分礼金;如果是女方先提出退婚,那就要全部退还礼金礼品。没正式举行订婚仪式的,在双方恋爱关系破裂时,金钱与物品的处理也要遵循上述原则。

  雍雅菊妈听了孙光的话,气得从炕上站起来说:你穷疯了啊,谁花着你那些钱了。

  孙光冲雍雅菊妈一瞪眼说:就这些钱,少一分就没完。

  孙光说完了转身就走。

  半月后,村里二肥子的妹妹给孙光送来了一万块钱,并让孙光给雍雅菊妈写了收条。

  几天后,孙光又来到了雍家。他掏出一万块钱放到炕上,跪在雍雅菊妈的面前,抽了自己两个嘴巴,然后慢慢说:大姨我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雍雅菊妈一直不理睬孙光,孙光转头看着雍雅菊说:大菊你说句话啊。

  雍雅菊看了看孙光,轻轻摇了摇头说:孙光你还是回去吧。

  雍雅菊妈见孙光跪着不起来了,就起身走出屋,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臭无赖。

  雍雅菊出屋去追母亲,临走时,把炕上的钱塞给孙光,然后拉起孙光又说你赶紧走吧,我们真不可能了。

  孙光站在屋里,看着雍雅菊走出了院子后,转过头慢慢地看着屋里的每一件东西。

  他为了雍雅菊,竟给他最讨厌的人下跪了,可他被人家骂成了臭无赖。

  孙光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了衣柜的玻璃门上嵌着的一张照片上。

  那张照片是孙光亲手拍摄的,照片的背景是颐和园的十七孔桥,照片上的穿着红色连衣裙的雍雅菊正微笑地看着孙光。

  孙光轻轻地从衣柜门上摘下那张照片,仔细地端详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孙光听到了院门口传来了一阵汽车声。

  孙光把照片揣进兜里,看向了屋外。

  几个手持棍棒的叫嚷着青年男子闯进院子里。

  孙光的直觉告诉他这几个人是冲他来的。立刻从后窗跳出去,翻院墙逃走,这几个人根本追不上他;即使几个人追过来,在空旷的地方,他可以把几个人甩得分散了,然后一个个击倒;几个年轻力壮拿着器械的人把他围在房前的院子里,他是打不过那几个人的。

  在雍家被吓跑了,这是孙光宁可血流当场,也不会做出的事。

  孙光镇定自若地到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然后走出屋子。

  那几个人似乎也有所忌惮,摆成一个扇形把孙光围住了。

  就在双方各不相让剑拔弩张的危急时刻,雍雅菊冲进来了。她先冲着围住孙光的那几个人喊:韩奎宇你要是在这打架,以后就不要到我家来了。然后她又冲着孙光说:我都跟你说清楚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你马上走,再也不要来了。

  孙光回村后的第二天,二肥子的老姑和老姑夫一起来到了孙家。

  他们不仅送还了一万块钱,还把孙光从来没提要过的金戒指金项链也拿来了。

  二肥子的老姑爷说话了:大侄子啊,听人劝吃饱饭;雍老太太在我们村里可不是省油的灯,她最近不怎么把大菊和邻村的韩书记家的儿子联系上了;韩书记当着村里的官,还承包了几十亩的鱼池,家里还开了一个稻米加工厂,日进斗金,他是有势力有钱有人,在周围的村屯里谁也不敢惹他;雍老太太抱住了这条大腿还能撒手吗。

  二肥子的老姑向着孙光,愤愤不平地说:大侄子你用不着难过,雍老太太她们家克夫,离开她们更好;另外听说韩书记家的儿子黄了好几个对象,他跟人家姑娘订婚后,就和人发生关系,以后不愿意了就不惜赔了数额巨大的礼金退婚。你看着吧,那大菊也不见得能伺候好人家,有她们后悔的那天。

  二肥子老姑和老姑夫离开孙光家没过几天,郝刚开着车开到了孙光家。

  郝刚的大哥在市里开了一家大酒店,郝刚在部队请了假给大哥帮忙,他今天来找孙光去酒店当保安部经理。

  一个月后,做了市里一家大酒店保安部经理的孙光,揣着当月和预支的下月工资,以及郝刚回部队前借给他钱,合计一万块钱,请了两天假回村了。

  大客车驶出市区,过了十公里的城乡结合部,就进入了稻田区。

  银白色的大客车宛如一艘快艇,在方圆百余里的金黄色的稻海上航行。

  绿色的稻海留给人的多是遐想是希望,而眼前金秋十月黄色的稻海留给人的多是喜悦是祥和。

  然而望着一轮一轮不停涌动的金色稻浪,孙光的心里随之涌起的一半是希望,那是爱情的生活的希望,而另一半却是担忧,是对雍雅菊的担忧。

  孙光恨透了雍雅菊妈,但他一直舍不下雍雅菊。

  孙光一回到家,就翻出了雍家送来的一万块钱,还有金戒指金项链。然后孙光把两万块钱和戒指项链,一起装进了他在特种兵连时使用的皮包里。

  孙光背起皮包匆匆地出了家门,走到了大门口,他又返回屋里翻出了那把日本匕首藏在身上。

  孙光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奔,他迫不及待地冲进雍雅菊家。

  雍雅菊没在家,雍雅菊妈见了身着保安服的孙光,以为他当了警察,当时吓了一跳。

  孙光把两万块钱和金戒指金项链放到炕上,说他当了保安部经理,今天是来接雍雅菊到市里的大酒店上班的。

  雍雅菊妈听了孙光的话,撇着嘴说:孙光,实不相瞒,上周日大菊和韩奎宇已经在镇上的饭店订婚了,镇长都去了,韩书记当场给了大菊三万块钱的礼金,韩书记私下还说要给我家盖新房呢,大菊也去韩书记家的工厂当了保管员,你还是回去吧,大菊已死心塌地跟了韩奎宇。

  听了雍雅菊妈的话,孙光站在悬崖上的心一下落入了谷底。

  雍雅菊妈看着愣住不动的孙光呵斥说:你赶紧走!一会大菊和奎宇就回来了,奎宇看见你在这里,对你不好。

  雍雅菊妈的话让孙光想起了韩奎宇带人围攻他的事,孙光哼了一声,带着怨气说:我听说那个韩奎宇人品有问题,黄了好几个对象,大菊跟了这么个人迟早要吃大亏的,你千万别一时贪图钱财害了大菊的一生。

  雍雅菊妈听了孙光的话,猛地站了起来,嘴唇微微哆嗦着说:你品质好,怎么被部队开除了,警察你都敢打,差点成了劳改犯,以为谁不知道啊!

  一股股臭气从雍雅菊妈的嘴里冲出来,钻进孙光的鼻孔里。

  孙光心头一阵气血翻涌,脸涨得通红,脱口喊了一声:你放屁!

  雍雅菊妈气的脸色煞白,大叫一声:小兔崽子你敢骂我。她边喊边从炕头抓起个枕头向孙光砸了过去。

  枕头打到孙光的脑袋后掉在了地上,粘在枕头底下的安全套挂在了孙光的脸上。

  孙光看着抓在手里的热乎乎的安全套,大脑里一片空白。他从身上拔出那把日本匕首刺向了雍雅菊妈。

  孙光看着倒在地上的雍雅菊妈,心中的怨气一瞬间全散开了,畅快得如一只笼中小鸟飞翔到了碧空如洗的蓝天上……

  孙光跑在田野里,他越跑越快,他跑热了,把脱掉了外衣扔到了稻田地里,那衣服压弯了金黄的稻穗。

  那稻田里,一个人正挥动闪闪发光的镰刀在割稻子。

  秋收了。

  1915.10.21晚22.5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真始之天路

    最新章节:真始之天路第5章又丢了工作在线阅读
    真始之天路,仙侠武侠小说真始之天路由作者龙殇创作,真始之天路全集免费阅读尽在掌读。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惊世的才华。有的只是一颗平和正义的心。她重来也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从一个平凡的地球小乞丐走上修仙的高峰。她不会御人,更不知道阴谋鬼记为何物。虽然成功但最后唯有那一句,“假如能重来,将永远只希望自己还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一无是处的小乞丐。”有得到便自然会有失去,成功是一条极其艰苦的征途。面对至亲磨难,她无言只能忍痛。面对至爱的陌生,唯有悄然离去。作品主角:公元2885年,地球。。

    龙殇08-02 连载中

  • 仙缘沉浮

    最新章节:暂无
    既然你主动送给上门来,那自己后接受了。。独家完整版本小说《仙缘浮沉》是绵羊雅最近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白色兮宫

    绵羊雅08-02 连载中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最新章节:《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第四章 一字马 免费试读
    主叫叶子倾城楚江的书名叫《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它的作家是楚琴子最近关于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很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神州顶尖特种组织战神的老大

    楚琴子08-02 连载中

  • 何以情深负薄凉

    最新章节:暂无
    小说主人公是傅薄笙何以晴的小说叫《何以情深负薄凉》,是作者雪蓝沁儿所编写的虐恋情深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两年的时候,何以晴名义上是傅薄笙的豪门太太,可是却忍受着她残忍的折磨,终究她还是失去了她们的宝宝,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她疯丢了,她才忽然间发现自己早就爱上了她……...

    雪蓝沁儿08-02 已完结

  • 绚烂花事

    最新章节:《绚烂花事》第4章 他不记得她了
    《绚烂花事》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了花雨周绚的爱情故事,花雨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人,最好学生,可是不人看,乖巧的花雨也会早恋,也许应该称之为暗恋,他爱的人叫周绚,一个天生带着光环的人,花雨一直努力想要靠近他,却不知道,周绚早就把他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等着他自投罗网!一条下着大雨的街道上,因为是下班时间,人尽然有点多,北方的冬天,不下雨就干冷,一下雨就更冷,花雨拢了拢外套,花雨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天,连续下几天的雨了,就没看有要停的意思,对于这样的天气,花雨是有点难过的,独在异乡为异客,只要一下雨就有点想远方的家,想着这样的天,赖在床上,暖暖的,不出门就可以吃到爸爸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

    溪鱼之煦08-02 连载中

  • 军长把我宠上天

    最新章节:军长把我宠上天第8章 不哭了喊报告
    《军长把自己宠上天》是由作者杨子之爱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精彩片段:“您不要这样!自己……自己不卖了!”苏沫沫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脸上上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上上,人却冷硬得使他感觉到陌生。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绝不会出卖自己!昨天晚上她才发誓死也不会回来,不过一夜的时间,她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杨子之爱08-02 连载中

  • 贴身神医护村长

    最新章节:贴身神医护村长第006章 销路
    《贴身神医护村长》由作者醉酒不乖所写都市现在情小说。小说精彩节选:消失六年的徐方突然回到故乡,不联想到家住着新任的女村长。 徐方决定帮助女村长发展山村,凭借他过人的手段,原本穷的山村,逐渐变了富饶之地。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

    醉不乖08-02 已完结

  • 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

    最新章节: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第一章 两辈子都这么惨
    主是凌天望周若安的小说是《偷吻妃:深情王爷轻点撩》,是作者麻花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身为一流杀手的他,穿越到古装变成一个不受宠的小姐。 他可不是什么任人欺凌的性子,所有欠他的,他都会一分不少的,全都要回来! 什么?这位王爷对他好像很不对? 搞的他心慌慌...... 可不能就这样被吃定了啊!...刺骨的寒意像是上万只不知名的虫子,疯狂的蚕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麻花豆08-02 连载中

  •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

    最新章节:暂无
    《午夜缠情鬼夫太撩人》是一本诡异言情小说,小说主是林杏子慕景2人之间的事迹。小说精彩节选:“啊!”一声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传来,自己看见赵小曼的整半张脸上都快速腐烂了下去,露出白骨,渗人至极!自己的汗毛当时跟着竖了起床。

    杨柳08-02 连载中

  • 花开有期

    最新章节:第5章
    甜宠新书《花开有期》由浅谈辄止所编写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主马文辉奚念白,内容主要讲:初夏,夜晚十点,s市的某五星宾馆。 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他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他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他的情绪很不稳定。...

    浅谈辄止08-02 连载中

  • 冰美人的废材老公

    最新章节:第5章 意外再见
    给大家提供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免费阅读,冰美人的废材丈夫小说的又名是《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我的完美女总裁》、《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小说的作家是憨厚三子,楚文星苏明月蓝雨橙是小说的主要角色。楚文星是超极强者,她本想归来平凡人的生活,奈何为了捆住美女总裁妻子苏明月的心,她再次眉如远山,眼若秋水,纤巧精致的脸蛋找不出一丝瑕疵,搭上那完美妖娆的身材,简直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的美艳高贵。。

    憨厚三子08-02 连载中

  • boss,你老婆又跑啦!

    最新章节:暂无
    boss,您妻子又跑啦!芥末榴莲最近章节免费阅读,女主叫录叶男主叫战廷骁的小说名是《boss,您妻子又跑啦!》,此书为网络作者芥末榴莲最近力作,小说又名《影后妻子不许逃》,全文讲述的是录叶并不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所以当他知

    芥末榴莲08-02 连载中